资源 / 资深伊斯兰教学者

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

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有一个种习惯;遇到问题后先研究对应的证据,然后推论。这也是每一位知名人士该具备的很重要的特点。他拥有健康的智力和研究能力,拥有健康的学习方式。在学习中方式很重要,他拥有很强的水平优势。基础水平是一种,具备的水平是另一种,而编写时用的水平则另一种...一个伟大的知名人。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麻赫穆徳 . 埃萨德 . 桌善 教授,博士(愿主赐他恩慈)

开幕致辞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尊敬的和亲爱的各位兄弟。

欢迎你们来到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座谈会。此次座谈会是一种为迪兹杰市提供重要意义的文化类工作。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具有重要性。我们的最大存在感就是伊曼(信仰),是维护好我们的信仰。流传给我们培养的新一代,使人类坚持走在满意真主的道路上,对于我们每个穆斯林来说是头等任务。维护好伊曼,得到真正的伊曼以及考验性伊曼都取决于教育。此类教育在伊斯兰中叫做神秘学和神秘学大道。神秘学是一个极其必要的教育,因为它使人类得到智慧,使人类成为安拉(荣耀归于祂)最喜爱奴隶,教人类如何达到安拉(荣耀归于祂)最喜爱的生活方式,使人类成为得到真主认可的奴隶,使人类成为一生中只为安拉(荣耀归于祂)的喜悦而选择并活动的类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完成此类教育。站在社会的最高层次的人为首开始这类教育,因为他们有重大的责任;从皇帝,总理主席,国家领导和管理员开始到普通人民个体,都应该互相融合并成长在此教育中。这正是取得完美结局,今世和后世的幸福,群体的成就等一系列问题的必要条件。几个世纪以来,这一任务一直由神秘学大道的许多英雄来负担和完成的。这些英雄,高尚的人群和安拉(荣耀归于祂)的奴隶,用他们最美的方式,用他们最专属最单纯的感情工作来展示给人类。因此,我们的人民是多么的优雅,多么的好客,多么的礼貌,多么的明智,多么的慷概大方,多么的忠诚;他们的生活宗旨是为他人做善事,把货物用在善处上。他们曾经都是能够为伊曼和神圣之物,心甘情愿地送出生命的人群。这些人群的成长过程中,长期受苦的民族和他们的反对过程中,经验丰富的老将们一直处于领导者的位置。

来自高加索地区的英雄---沙米利谢赫(愿主赐之福安)就是我们最喜欢的,最典型的例子之一。同一条荣光大道的乘客和伟大的人群分散于伊斯兰地图的每一角落,为伊斯兰和穆斯林人群在今世和后世荣誉,和平,幸福和拯救,做出了很大很美的贡献。他们其中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先生;作为迪兹杰市的子孙后代并骄傲人物之一,尊敬的扎赫德.凯吾萨热耶也有重要的席位。在发言过程中会提到此问题的。

如果用简单的来讲,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愿主赐之福安)在辩论至今的很多题目上,用他的笔为伊斯兰教,伊曼,神秘学,教法,哈纳菲教法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在他去过的每一个地区,用他笔写出了很多好的文章,纠正了错误的看法和意见,引起争议。他以自己的谦虚和理智不断地前进,是安拉(愿主赐之福安)使他前进。

去年我前往麦地那木纳瓦尔的时候,位于纳巴韦清真寺的图书管里做了研究。一位官员问我关于土耳其版本的文作。他说:“如果能够带来新的和旧的阿拉伯-土耳其语文作作为奉献,将会是一件让人满意的事情”。顺便还问了我:“在土耳其有一位叫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的人,他是何人?”。很清楚,凯吾萨热耶早已引起了他的注意。在20世纪,像麦地那这样伊斯兰教全面发展的地区里,他的名字竟然得到很多人的兴趣和关注。他就是值得关注的,很重要的一个人。他所研究的领域,在伊斯兰界,在神秘学界具有重大的意义。

就像在迪兹杰市为当地人民做了基金工作一样,我们还有引用当地英雄之一---廓怒尔阿力甫的名字建立了“廓怒尔阿力甫科学文化环境和健康协会”,照样在这里也开启了我们的“为历史和荣誉之物服务”任务。“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座谈会”是代表我们的一些基金会,组织和廓怒尔阿力甫协会的重要一次活动。在这里,将要介绍给大家一位尊敬人士的事迹,迪兹杰人民将与他相识。在命运和群众之间总会出现优秀的人士。今后像扎赫德.凯吾萨热耶一样,成熟新一代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学家,神秘学男子汉和英雄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将把凯吾萨热耶放在眼前作为榜样。随着与他的文作,简历及想法互相相识,他们的观点将变得更加全面化。

感谢组织此座谈会的人们,他们选择了如此重要的一个问题,为地区有格外意义的题目。感谢以发言者的身份参加的各位学家。感谢作为听众的你们答复了国家,表示我的敬佩。愿真主喜悦你们每个人。愿此座谈会在精神和物质方面变得更好,更顺利。

闭幕致辞

尊敬和亲爱的各位兄弟。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宗教学领域上迪兹杰是一个很重要的地区。是一个培养出很多令人注意和敬佩的宗教学家的地区。我在上大学期间,有一位来自德国的东方学者叫:哈尔姆特.热特尔。

非穆斯林同志们在伊斯兰题目上所说的言语,除了表示对伊斯兰的佩服,还表示一个重要意思。也有可能针对我们的“仇敌习俗”。哈尔姆特.热特尔来自于跟我们根本不同的一个民族。因此他的言语表示重要意思。他关于宗教的研究性工作在世界各地都得到认可的,他本人是很勤劳,很受尊重的一位。也有可能成了穆斯林。因为他曾经在某一个堂课当中告诉我们:“我信伊斯马耶.塞比师父的教派;我属于萨菲教派”,亲自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可以确定他不是说玩笑,而是真的转信仰成穆斯林。在课堂中,当我们以---“三位一体”,基督人的虚假信念---为题目进行交谈的时候,他曾说过类似于反对“受三位一体”的语句。

很自然,只知道一些事实不会足够的。当年阿布·塔里布作为穆罕默德(愿主赐之福安)的亲叔,明明知道表弟是安拉(荣耀归于祂)的使者,始终不接受伊斯兰,本应念出伊曼和做出该做的事情。这位有名的东方学者有两句话:

1.“你们曾经有过具有充分表达能力语言,但你们没有珍惜,反而破坏并毁灭了它”。他告诉过我们吾斯曼语是全世界所有的语言当中最为先进和完美的一种,它能够表达出各种思维和详细内容,但不幸的被破坏了。

2.在某一课堂中,发生了关于---“伊斯兰的恩惠”一书的作者,专家和苏菲--马赫迈德.孜禾尼先生(愿真主慈爱他)---的一件事情:

我们之所以读作者的“丝拜外亨之书”这一文作,是因为它是个很有价值,很复杂的一本。只能根据它的注释或释义才能理解。当时作为助手,尼哈提.切廷先生(愿真主慈爱他)努力试图解释复杂的语句并提出他个人想法;

“先生,这句的意思应该这个这个样”。

这时候热特尔停了下来,说:

“呃,你怎么知道这些?”

迈赫迈德.孜禾尼先生有关于阿拉伯语的文作。他连脚注里也提示过自己所运用的书的信息--“丝拜外亨”。尼哈提.切廷竟然注意到那点并在课堂上说了出来。这时热特尔针对我们说他的第二句话:

“你们作为民众没有珍惜你们当中的伟大人物。马赫迈德.孜禾尼是一位很伟大的学家,我狠羡慕和佩服他”。这就是迪兹杰的现状。他们当中有很多优秀的名人,但在迪兹杰,在土耳其范围内很多人不知道。因此,我们为了清除这一障碍物,为了给予民众有关信息,为了给民众介绍一些榜样级别的人士,我们决定展开这样一个座谈会。

之所以我们选择了来自迪兹杰的穆罕默德.扎赫德先生,是因为:在土耳其有许多不知道神秘学的价值和必要性的人们.....不懂得伊斯兰的人当然不知道神秘学,先不管这一面。有一群人说自己是穆斯林,但是反对神秘学;还有一群人手里拿着笔,与神秘学战斗;也有一群人在一系列杂志中发表文章后被称为“极端分子”或其它;反对神秘学,奇迹和投入的人群。现在我亲自上台,代表支持我的一方与这种人反抗并维护神秘学。我知道接受现实,接受此条路并不容易,所以揭示了这些问题。

我们曾经在伊斯坦布尔组织了一个关于迈赫迈德.扎赫德.廓枯(愿主赐之福安)的座谈会:邀请了整个神学院的宗教学家。告诉他们可以讲述关于神秘学的任何知识。拿出来一个文作。从头到尾阅读,结果被证明出来神秘学是一个真实的,必要的,有用的,伊斯兰性,古兰经性知识。现在我们在这里,把迪兹杰培育出的伟大科学家之一迈赫迈德.扎赫德,也可以叫迪兹杰耶,凯吾萨热耶。因为他本人在曾经所写过的文章中改用“枯萨热”,可能是发音问题,也有可能是自愿的问题。组织此座谈会的原因之一,就是证明神秘学是一条重要的伊斯兰性正道。从这方面来看,我们一定会达到目的的。

迈赫迈德.扎赫德先生在穆斯林间是一位非一般的人士,这是关键。这不是一种情感和主观性评价,而是一种客观规范内得到的结果。

我们选择这位伟大的人士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从神秘学历史至今,在神秘学方面进行研究过的人会遇到两难困境,伊斯兰法律和教派。到底法律分离教派,还是教派分离法律?打个比方,刚去世的某一个作者说“神秘学是另一种信仰”,“没有奇迹”,根据个人想法和观点进行推论。

还有,现有的神秘学道路上存在具体的方法。首先我们是穆斯林,试图取得安拉(荣耀归于祂)的喜悦。我们不是任何文化机构的盲目支持者。打个比方,如果某一个人的父亲和爷爷走在误道上,那么他本人有必跟着他们走吗?当然不是。

政府为了建立聚会地(阿拉维教派围绕着进行宗教性仪式),给阿拉维教派(这帮人认为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死了之后阿力《愿主赐之福安》应该当接班人成哈里发)支出很大数额的钱。问你们几个问题:当年阿力(愿主赐之福安)有过聚会地吗?当年法蒂玛(愿主赐之福安)在聚会地跟男士们进行过宗教性仪式的吗?当年任何一位当地人民也做过的吗?当年阿力(愿主赐之福安)在清真寺对面建过这样一个设施的么?当年阿力(愿主赐之福安)跟现在的阿拉维教派有过相同的生活方式吗?我作为一名研究过此现象的学家,反映出了这些问题:他没有做过。从各方面的现象来看,根本不符合。如果民俗不符合伊斯兰教的话不会有价值的。在误道上的人将会回到伊斯兰。在这里有我认识的兄弟们。他们没有走在父亲走的路,而是选择了得到安拉(荣耀归于祂)的喜悦,踏入了伊斯兰的界线内。接受属于自己的东西正是很好的美德。愿真主喜悦他们。

现在回到我们的正题吧:安纳托利亚各地有不同的神秘学组队。如果神秘学适合于伊斯兰教和法律规定,教派符合于伊斯兰法律,那说明没什么问题。如果在神秘学大道存在一些反对伊斯兰法律的现象;从信仰,行为和行动等问题的角度上来看,必须得除掉和清理此类现象。那么谁将站出来鼓起此勇气?如果一般的人站出来,会被问“你是谁?有什么权力破坏此条路?”。但是如果像扎赫德.凯吾萨热耶这样的知名大人站出来,这个很重要,肯定会有不同的结果。还有,为了坚持给大家介绍讲解神秘学领域,我们还是选择了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因为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继承民促习惯,而是生活在符合信仰的范围内;不是为了维护历史性错误的观念,而是为了纠正并返回到正轨和正道。为此,我们感到很幸福。

此座谈会已经到达了其目的地。这些工作很明显的揭示出,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是一位真正的知名人士。伊玛目哈提普学院的每个教师和学生,神学院的相关人士都应该认出这位。成为真正名人的道路忐忑,不容易出现的。我们发现了许多幼苗,感到快乐幸福。在成为名人的道路上很多年轻的学者已经开始了研究工作并得到了不错的成绩,我们能看到这些现象,感到很幸福。此路上,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将成为值得榜样的一位。他拥有知名人值得具备的所有特点;不停地研究,不断地去图书管工作,是否出版过的文作他都能关注,任何资源他都能搜出来,拥有研究性思维能力。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特点,他知道很多资料的来源,对他很清楚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如今随着伊斯兰文化的普遍和广泛,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该找的东西在哪。我在安卡拉大学神学院当了27年的教师工作。我知道有些教师对资料来源很模糊不清,其中有伊斯兰历史学家,但没能用得了资料来源,因为不知道阿拉伯语,波斯语;有的是在神秘学的主席台上,可能连信念都不清;不会说阿拉伯语,不知道关于神秘学的好多问题,不会实际应用,但称自己是教授,副教授。

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有一个种习惯;遇到问题后先研究对应的证据,然后推论。这也是每一位知名人士该具备的很重要的特点。他拥有健康的智力和研究能力,拥有健康的学习方式。在学习中方式很重要,他拥有很强的水平优势。基础水平是一种,具备的水平是另一种,而编写时用的水平则另一种...一个伟大的知名人。

甚至连今天引起争议的问题细节和深入研究中都有过他本人。他用自己的凭据和所经历的一切,达到了目的并证明自己是一位伟大的知名人士。

他成为了真正的知名人。他所拥有的认可通过真正和全方面的审核系统来得到的。他给自己的学徒认可的时候也按照同样的系统的来做的。至今所教的学徒当中,有的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名誉,有的写过优秀文作,有的得到了当地的承认。凯吾萨热耶的名誉正是由他的学徒来推广的,因为大概300学徒得到了他的认可。然而他们回到自家地区后进行传播和指教工作。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大学,科学研究是如何进行,什么是研究论文和博士论文,不知道其意义和价值;不知道人名前面的“Dr”和“Prof”缩写字母是如何来的,如何得到的,不知道这些称号是来之不易的。在世界范围内,博士生论文是一种概念性科学研究,可以指出“你是这个问题的专家”。所以博士研究工作在世界上及其重要的。不管在世界的哪一角落,他们都应该收集并得到关注。以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的人生,思维和文作为题目所编写的研究论文和博士论文,就是证明他的水平的最大标准。一般人不会得到这种机会,就算得到了也不会被批准或者写不出研究性的东西。因为,一篇博士论文由五名专家通过观察研究以后才能出决定。

位于土耳其,埃及,约旦和巴基斯坦等地的好多大学里编写的关于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的研究论文和博士论文,可以足够证明他是多么伟大的人士。

他有很多及其正规的文作。这些文作应该翻译成土耳其文并进行研究,应该编写更多的论文。这样也可以证明出他是一位伟大的人士。他是多才多艺的学家。这种人士叫“两翼人”。他即知道神秘学,又知道教法。在神秘学,伊斯兰知识和教法行业研究过的人才能知道他的价值。他既是索菲,又是教法学家。这是重要的一点。有的索菲如果不知道教法,那么他的神秘学道路会倾向于异教徒方向;有的教法学家如果不知道神秘学,那么他的终端是极端或者反对 ,说明他所学的东西有缺陷,消化的不全。这两因素融合和合并才是最重要的状态。凯吾萨热耶正是“两翼人”。他是与伊斯兰法律紧密连接的,神秘学的重要镜像。这是一个应该推广的,提示给大家的问题。

他是及其严格的宗教性语句学家,研究信条方面的题目。这也是很重要的题目。一位吾斯曼诗人说过:

有缺陷的礼拜也许能被接受,

但在信条中不能出现缺陷。

“如果你没能足够的进行徒劳(弥补性)的礼拜,可能被原谅,可以进天堂。但在信条方面不能有错误。”信条在信仰中很重要的一门学科。凯吾萨热耶先生是一位学说家。他用自己的文章证明过这一点。

他是极其严格的教法学家。没有教法,就没有伊斯兰科学和神秘学。因此,作为一名教法学家的他得到了好的评分。

昨天下午的谈论和发言的先生们都是很重要的。他们都是提前充分准备好的优秀青年。他们针对“伊卜尼.谢碧”的“穆萨涅夫”一书里面关于“伊玛目阿扎穆”的一百个缺点和评语2,讲解了凯吾萨热耶先生的观点和答案3。这个可以表明凯吾萨热耶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教法学家,名人中的名人。面对着伊玛目布哈里之傅伊卜尼.阿碧.谢碧这样一位知名人,凯吾萨热耶先生能够给出了令人满意的,令人心服口服的答案,已经证明自己是高尚的一位人士。不是每个人都能站出来针对一位名人说出反对的语句的。如果能站出来进行耻辱和批评,说明他不是一般人。这也是重要的一点。

他是有名的圣训学家。在神秘学中,圣训也很重要。我们的道路是:从估穆仕哈纳韦教师开始并与凯吾萨热耶先生关联的神秘学科的主体机构;紧抓伊斯兰法律,使行为语句达到更更高规范程度,这是很重要的特点。这现象是我们教团的骄傲之药。在高规范的言语行为的界线内,沿着穆罕穆德使者(愿主赐之福安)

的路线走,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凯吾萨热耶先生即作为估穆仕哈纳韦教团的重要一员,苦行曾和学家,又作为沿着估穆仕哈纳韦先生的路线走的人物,根据他对圣训学的了解程度,指示并强调给我们这一方向。他本人涉及到“伊斯兰的主要来源之一---圣训学”的同时还是一名神秘学家,这一点使我们感到愉快。他给一些研究此类问题人点了灯。

可以说,神秘学在应用真主使者的言语行为过程中形成的一个镜像。不是随便形成的乐趣之路。如果能成为高规范的言语行为,那才是真正的神秘学。凯吾萨热耶先生给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凯吾萨热耶先生是名副其实的注释家,历史学家,文化性历史学家。他研究了很多与我们文化有关的问题。“阿尔伊哈”阿拉伯语杂志上有一位作家说过:“他很喜欢人民,是一位爱民主义者”。我想在这里强调和辩护他,愿真主慈爱他。多亏他得到了这些情感。他的爱民行为不能代表他是种族主义者。作为人,不能忘记自己的祖先和后代,而应该为人民服务,这是一种美德。“有伊曼的人才会有爱国感”4。他不是分派分子,也不是说“我是这个民族的,他是切尔克斯人......”。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用负面的爱民主义观念来对待问题。我很佩服他在研究工作中没有忘记过高加索地区。我要责备我们自己:“我们的边界线包括埃迪尔内,卡尔斯和阿尔达罕,但为什么没有高加索?为什么没有巴尔汗?”。我们边界线的结束端是埃迪尔内,卡尔斯,阿尔达罕。但在当年,响起宣礼声的伊斯兰神圣土地都是属于我们的土地,但我们已经忘记了。回忆,证明你们是忠诚的,忠实的。这是值得表扬的一点。所以,我想再一次祈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先生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民族并给他们送出了自己的爱。

通过此座谈会,我们纪念了迪兹杰的一位伟大知名人。“善人被纪念的地方会充满慈爱的”5。祝愿安拉(荣耀归于祂)慈爱他。

我们试图揭示一个题目,告示给迪兹杰人民,是一件善事和道德行为。我相信,在这里政府将担任一个重大的任务。要懂得如何珍惜和尊重的民族之中,会大量出现值得珍惜和尊重的人。你们应该知道珍惜和尊重。目前迪兹杰该做的事项之一,就是对于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先生的家乡建设工作。在当地,清真寺的旁边以前就有的学院现在没有,被破坏了。在土耳其存在“针对学院的破坏”现象。可惜此现象被人们误解,反而格外受欢迎。好多学院被清空,被抛弃,成废墟地。好多陵园和坟墓被挖掘机挖平,然后建成学校,体育场地。可恶的人们没有保护好,反而进行破坏。没有保护的有一个罪,破坏的有两个罪。可恶的人们当时外地人入侵的时候没有反抗,没有保护好文化.....!

因此,那个学院应该重建成“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学院”。那个清真寺不完善,不像一个完整的清真寺。穆罕默德(愿主赐之福安)清真寺里面除了能做礼拜,苏菲们还能进行学习和交谈。与这比起来,那个清真寺有缺陷,整修它是迪兹杰人民的责任。

在我个人看来,迪兹杰政府也应该干一些事情:给某一个主道或大路应取名于扎赫德.凯吾萨热耶的名字。伊斯坦布尔政府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把“萨热估扎尔大路”改称“穆罕默德.扎赫德.廓枯大路”。因为他的名字值得留念,尊重和珍惜。

应建造一所大学,必须附有一个图书馆,应收集和保护好他的文作和其他宗教性文作,应出版他的文作。

阅读他的文作是我们的任务。

我们应尊重他的纪念物。愿真主照明他的坟墓,美化他的灵魂。

评语

把土耳其的,伊斯兰界的和教育历史的重要人物及著名文作介绍给你们和世界,是我们的重要任务和目的之一。

几年前关于这题目组织了关于艾赫迈德.孜亚艾丁.估穆仕哈纳韦的座谈会,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市民都看到自己所培养出来的子代得到如此超一般的名誉,他的字对整个伊斯兰界特别熟悉,在很多资料上面都有他的名字。这一面使民众感到很激动,很感动,很满意。

这次我们在迪兹杰市安排了一次关于----估穆仕哈纳韦教团的继任者,伟大的知名人穆罕默德.扎赫德.凯吾萨热耶先生----的座谈会。迪兹杰人民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他们怀抱里成熟后在国内和外培育出了很多名人的;写出许多有价值的文作的;用许多研究性的文章纠正了很多错误观念的这位优秀个体,使迪兹杰人民感到满意和幸福。使他们在今后的同一题目上坚持成为能共同前进的同命人,伙伴。

整个学术界都认识他,以他为题目写出了很多博士论文。在迪兹杰市进行的与他有关的座谈会是多么的高效和有用的;我们曾经计划过把关于他的公报编辑成一本书献给人民。现在这计划已近成真了,我们感到格外愉快。

热烈祝贺为此文作的完成,献出力量,流出汗水的整个人群;热烈祝贺所发言的和公报的人群,给他们送出我最真诚的祈祷和祝福。

安排此座谈会的“知识文化和美术基金会”和迪兹杰“文化基金会”,希望他们以后能够组织更多优秀的,有用的,科学性,伊斯兰性活动。为此,向真主祈祷一切如愿。


*此语献给穆罕默德本纳斯尔 哈里斯和苏福盐本欧耶尼。请看阿赫迈德本罕柏尔、祖胡得。第326页、 艾布怒阿伊穆”关于圣门弟子传说”第7集、第285页、圣训号:1772

文章 “MUHAMMAD ZAHID AL-KAWTHARI” Prof. Dr. M. Es'ad Coş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