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 / 资深伊斯兰教学者

艾哈迈德.耶塞夫*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把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倡导的工作完成得特别顺利,历史见证一切;特别伟大的一个人,即在亚洲,欧洲,又在阿纳托利亚...他所培育的学徒们后来使阿纳托利亚变成了伊斯兰化。尤努斯.埃姆雷先生,哈吉.拜塔仕.外力先生都算是他的徒弟。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马赫穆德.埃萨德.桌善(教授.博士)(愿主喜悦他)

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纪念一位多么辉煌,多么光荣,多么尊敬,多么伟大的人士。我们是他的后代。如果研究和调查出来,我们算是他的同路后代人,也许是亲属后代。
不只是对现代的土耳其,而是对整个突厥人,整个亚洲,巴尔坎人,欧亚和印度来讲,都在纪念一位极其伟大的人士。
我们欠他许多东西,他对我们文化的影响很大,我们为纪念他而聚齐。

首先来讲,这位尊敬人士最显著地特征就是全面成熟性,同时他还培育出无数的人才。从伊斯兰教的蔓延历史来看,从麦加开始并蔓延到麦地那,阿拉伯半岛以及世界各地的真主之光---伊斯兰的传播史上,他是极其重要的一位,不管是在条件方面还是在数量方面都是一致的。神秘学史角度上他是一位极其重要的一位,跟我们的关系很紧密,我们都关联到他。他是玉素甫.赫麻蒂尼先生的徒弟并其演替继承人。他所培育出的一部分哈里发人去找巴哈艾丁.纳格什班底先生并在教学舞台上担任工作。一部分人年年月月留在他身边并跟他学神秘学,他还是我们的谢赫。

军事和和社会历史方面,他是极其重要的一位谢赫。培育出了无数的男子汉士兵,为一些关键的军事行动培育出了重要和有实力的士兵。
文学方面,他是突厥文学和突厥宗教文学的最重要人物之一。
他的名誉影响到了周围生活的无数的人民和宗教人士。

这些评价虽然都属于今世的价值和物质性标准,但要是基于赢得真主最喜悦的荣誉,今世和后世里的延续性神迹和名誉应,从这角度上来看是很重要的。关键的是成为真主最喜悦的奴隶,这就是每个人应该要追求的最高境界。
布尔萨人迈赫迈德.塔依尔先生,在其“吾斯曼帝国的作家”一书的首页提到了他的四节诗,表达出了他个人的信念,一个事实。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的名誉不只留在历史,至今他的影响和益处仍然延续着。我认为分享这四节诗书是很合理的,诗人说:1
守护之魂是两世中的性能之师,
别问,这是何人尸体,有什么能力!...
尸体随然埋在土地里,但灵魂是无法埋的,是永恒的。守护之魂是今世和后世中的性能之主,既是生活状态又是离世后的性能形式。别问“这是尸体,已死;他有什么能力?”。不要用如此邪恶,否认和唯物主义的姿态去装饰自己!...别如此思考!...

灵魂是上帝之剑,身子是剑鞘,
尖锐锥子般的人才能赢得更高的盈利!...
“灵魂是真主最尖锐的刀剑,身子似乎是其剑鞘。当灵魂跟身体一致时,就像刀剑在刀鞘里.......”当刀剑从剑鞘拔出来时,才能展示其作用。刀鞘里无法表演,扒出来后就像表演师。因为生活中逃不了针对于谦逊的声誉之灾。伟大的人们不习惯展示其智慧和能力、接受自己的无能、说话十分谦虚,时刻记住自己的缺点;把微小的弱点视为巨大,巨大的善行则视为不值;他们身穿谦逊外衣,因此很多人都看不懂;总说“我们是无能的...”,“我得罪了...”,“我是错的”,“我已陷于犯罪之河,一个得罪真主的奴隶...”。总把自己视为如此,实际上已是真主最喜悦的一个奴隶。

等离世时考验已完毕,因此那才是一切的开始,“圣人的奇迹”出现的时刻。躺在坟墓里时才能发现,梦中才能意识到。我想提生活中跟题目有关系的一个例子,以至于更好解释:
一位作者想把一个至尊人的人生经历编写成一本书,而这位至尊人生活在土耳其共和党时代前后。他把众所周知的知名人,道德之人和谢赫等一些人列在名单里,还特地留几页来介绍迈赫迈德.扎赫德先生的人生。

一位士官听到他的这一想法之后说:
“要是你决定了做这件事情,我愿意当你的秘书。你说的我会记下来,趁着年假的时间来帮助你”。他回应:
“那么.好吧..”
说“我愿意帮你”的那个人原来是原子导弹营的一位士官,等年假时间来临时,长官取消了他的年假、因为在导弹的发射机制上出现了无法解决问题。他们请了专家,问了美国人,还是无法解决。长官感到易怒,失望...他的年假被取消。这是特殊的情况...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一位白胡须,带脸颊,面光光的人跟他说:
 “孩子,你们导弹体制中的毛病处在某一部分的某一块儿,就在那儿”。
第二天,士官去找长官:
“长官,如果我找到了毛病,你会给我年假吗?...”,长官说:
“如果找到了,我会给你两倍的年假!”。
于是他按照他梦中描述的线索,一下子把机制修好了。

后来,士官去了作家的身边并看到照片后发现,他在梦中见到的人正是迈赫迈德.扎赫德先生,之前都没见过他的脸。2
这就是一个例子,是关于一个至尊的,真主最喜悦的奴隶等他离世以后与在活的人们之间的关系的例子...
解梦有不同的形式,可以说“关联于人类心理最低觉悟的现象,感受和梦中舒适,在睡觉过程中变成了觉悟”,不管它反映得多么美妙,也不会描述出来导弹机制的毛病!...还指出了机制毛病的正确位置。问题已解决了。可以看出来,我们生活的世界和灵魂界之间有一定的联系,它也许是真主最福气的某一个奴隶灵魂和活人之间的一个关系。这一现象可以叫“行动”,意思就是进行或者施行一系列事情。

对,就是如此。如果是真主最喜悦的奴隶,那么在其活期一定存在非一般的故事,能力;有数百和数千的变现,离世后也会延续。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的神宫是世上最美,最华丽,独一无二的艺术奇迹。那些华丽的刺绣,门扇,里面的那些布局...3
铁木尔罕指令做这一神宫,本人位于撒马尔罕的“埃米尔之坟”坟墓也同样华丽。照片中会看不到它的华丽,亲自进去参观以后才能感受到其特点。如果想去撒马尔罕欣赏艺术品,绝对要去参观铁木尔的坟墓。

在耶塞城,铁木尔罕邀请当代最有名的建筑师来做耶塞夫的坟墓,是一个很华丽的作品。
铁木尔罕在梦里见到了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并听到一个凯旋的消息,于是瞒着感恩的心去参观坟墓并向建筑师说:
“为这个伟人做一个神社吧。”

他们通过灵魂的手段进行了交流,因此出现了做神社的命令。铁木尔罕是一个充满信念,情感,神秘热情,束缚的人...不管基于文作还是神话,史前还是如今,我们可以发现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以其奇迹般行为成了真主最喜悦奴隶。这已经是最高昂的荣誉。
他被誉为“突厥斯坦之师”,“突厥斯坦之神”。的确是,不管怎么描述,都还是不够。就算发亮清洁其神社,我们还是不算做到什么。他是“多级性伟人”,培育出了许多学徒,哈里发和圣人。他是“愉悦之佬”,“圣人之皇”,“虔诚之证”,虔诚人士之间极其罕见的一个例子,一生中他说到做到,办事不靠嘴巴,而注重于实践行动。

他是“真主的最爱之子”;是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使者的子代,这自然是最符合的形容。4

他是几十万人倾向教育的直接原因,培育出好几千个教师;试图号召人们去信伊斯兰教;培育出很多苦行曾,哈里发和谢赫。任务在那里,他就出现在那里,大胆地去面对;试图找到 清除危险的解决方法。
我们欠他感激之情。我们不管表示多少的感激,花多少的功夫,还是无法讲完,无法答复。

我们每个人都从事不同的行业,当然是为了某个目的。安拉(荣耀归于祂)根据每个人的意向来决定其命运5。每个人以某一个目的追求一系列工作。人生中最重要问题都在于认出真主并按其要求顺从;他是整个世界以及生命的主人;他是我们享有的万物,培养和恩赐的创造者。这正是最基本,最原本元素。我们的专业不是医生,工程师,思想家,商人和个体户,应该是成为真主最喜悦的奴隶,这就是真主最期待的现象。


وَمَا خَلَقْتُ الجِنَ وَالإنْسَ إلَّا لِيَعْبُدُونَ
وَمَا خَلَقْتُ الجِنَ وَالإنْسَ إلَّا لِيَعْبُدُونَ 6 


古兰经第51章第56节:
“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
这就是生活的主要目的,主要角色。


لِيَبْلُوَكُمْ أيَّكُمْ أحْسَنُ عَمَلا
لِيَبْلُوَكُمْ أيَّكُمْ أحْسَنُ عَمَلا 7


古兰经第11章7节,第67章2节中:
“他在六日之中创造了天地万物,看你们中谁的工作是最优的。”
这是一个考验过程,人生的真理在此处。
人的供奉就算是优佳的,真主也不一定接受全部分。
爱迪生发明了电灯,某一人建了一座桥,另一个做出不少的努力...


إِنَّ الله لَا يَغْفِرُ أنْ يُشْرَكَ بِهِ وَيَغْفِرُ مَا دُونَ ذَلِكَ لِمَنْ يَشَاءُ
إِنَّ الله لَا يَغْفِرُ أنْ يُشْرَكَ بِهِ وَيَغْفِرُ مَا دُونَ ذَلِكَ لِمَنْ يَشَاءُ 8


古兰经第4章第48节,第116节
“真主必不赦宥以物配主的罪恶,他为自己所意欲的人而赦宥比这差一等的罪过。谁以物配主,谁已犯大罪了。”
真主绝不饶恕异教徒。异教徒是指置疑者,无神论者的意思。
无神论者是指不属神论的,不认识真主的任何人。他的地位在于地狱的最底处。没有真正认出真主的,质疑的人不会得到真主的宽恕...
人应该要真正认出真主,不管生活在亚马逊河流离文化最远的地带,也要认出他;这是使命...
整个使者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一真理教给人类。

أفْضَلُ مَا قُلْتُ أَنَا وَالنَبِيُّونَ مِنْ قَبْلِي 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وَحْدُهُ لَا شَرِيكَ لَهُ


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在圣训谢里夫中指令:


أفْضَلُ مَا قُلْتُ أَنَا وَالنَبِيُّونَ مِنْ قَبْلِي 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وَحْدُهُ لَا شَرِيكَ لَهُ


“我以及之前所有使者所讲的话语中最重要的一句是,‘真主是唯一的主,他不存在搭档,是独一的’ 9。”的确很重要,他是唯一的,没有伙伴,同等物,复版和范例。


أمِرْتُ أَنْ أُقَاتِلَ النَاسَ حتَّى يَشْهَدُوا أنْ 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他又指令:


أمِرْتُ أَنْ أُقَاتِلَ النَاسَ حتَّى يَشْهَدُوا أنْ لَا إِلَهَ إلَّا الله


“直到人们已晓得真主的存在和唯一,我一直担任指教他们的任务” 10。“这就是我当使者的主命...我帮人们得到真正的信仰,努力去清理他们脑袋中的迷信,消除他们对真主的质疑!”

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去找塔伊夫,但遭到他们的拒绝并被扔石块儿砸伤。阿拉伯半岛里,在不同的地方,他向当地人们介绍了伊斯兰和真主的命令;带伙伴一团一团地去相识从周边过来的部落和人群:“你们是谁,从何而来”;作为其成果,在亚喀巴向麦地那传伊斯兰教引起他们加入了伊斯兰。从此,伊斯兰历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代。

他去麦地那时,跟伪君子主席见了面,参观了犹太人的会堂。谈论过程中他努力去把奈季兰佛人的思想转向于伊斯兰,当时有70多个奈季兰人手上带着神像和十字架的。
去犹太人会堂的路上,他边大喊“我正是托拉中穆萨所描述的未来使者”边介绍伊斯兰。
结果,阿卜杜拉.本.色拉姆(愿主喜悦他)等一些人接受了,其它人拒绝了。佛教人当中也有一些接受的,有的还要求“我们愿意交税,但我们得保留自己的信仰!我们不想失去拜占庭援助也门教堂的金币”。
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在各地指教伊斯兰,向每一个群落介绍伊斯兰。

他向周边地区和国家派遣了一些政治大使,写出一些政治性文献 11。向拜占庭帝王赫拉克利乌斯,萨珊王朝,埃及统治者摩卡克斯,巴林国王,叙利亚人,阿比西尼亚人等...发送了一些信息。至今在阿纳托利亚的东南部仍存在叙利亚人的教堂。有这样一个故事:穆圣发送给他们前辈和教堂的信息依然存在,信息的内容是“你们加入伊斯兰吧!”,他们一直保存那些信息。

这些都展示着穆圣的主命,也就是真主对其奴隶提的主要工作。萨哈拜克莱姆懂得了这一点,他们中的许多人死在离自家很远的地方。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哈力德.本.扎伊德.阿尤布以及20多个萨哈拜的坟墓就是其典型例子。

坟墓位于撒马尔罕的库萨姆.伊卜尼.阿巴斯先生是穆圣叔叔阿巴斯的儿子,他在那里牺牲的 12,他的神社极其华丽...那里本来就是神社之乡,数量很多。库萨姆先生的神社建造时用瓷器的。伊斯兰不顾眼前的界线,超越界线跟伊朗相识了,伊朗便成了伊斯兰国;超越伊朗来到了霍腊桑以及马瓦拉安纳赫尔,杰伊汉河对岸。塞伊汗和杰伊汉河从东南流到西北方向,最后到阿拉尔河。两者之间的地带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过了塞伊汗河以后就来到许多辽阔的区域,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蔓延到全部这些地区。

这一带建造了许多伊斯兰阵营,宫殿。比如,尼夏普尔是阿拉伯人建的重要宫殿之一;居留了许多阿拉伯籍知名人,他们子女中有的跟当地人结婚,有的保留了自己的血统;培育出了许多伟大的知名人。在霍腊桑,马瓦拉安纳赫尔,如今的阿富汗地区和花剌子模地区存在许多具有明确家谱的阿拉伯籍人。

信念较强的一位穆斯林护士指着一个家谱问我:
“老师,这里面写了什么?”。我看完发现,她是来自穆圣的家谱...来自突厥斯坦,外貌不太特殊,皮肤只是有点黑...
“孩子,你是来自穆圣的血统!你父亲是一个伟大知名人,你看,这上面都写着”我回答了。像她这样的人很多很多...

.
感谢真主“الحمد لله”,我的奶奶也是一样的。我们也是从布哈拉迁移过来的,家谱系统里含着阿拉伯血统。
“我为什么讲这些呢?”
穆斯林群众蔓延到那些地区,一边伸到非洲北边,另一边伸到高加索地区。还有一边逼近到阿纳托利亚,但是接受伊斯兰并没那么容易;阿纳托利亚强烈地顶住伊斯兰。西辽在一边碾压,真主在另一边克服着。一些移民也来到阿纳托利亚。塞尔柱王朝,伊斯坦布尔的征服,巴尔坎的征服前后带来了伊斯兰。

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以及萨哈拜克莱姆努力去传播和蔓延伊斯兰。为了传播伊斯兰,他们舍得离开家乡,孩子和舒适的生活。他们的后代也以同样的形式延续了下去。

根据阿力(愿真主喜悦他)的传述,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指令:

العُلَمَاءُ مَصَابِيحُ الأَرْضِ وَخُلَفَاءُ الأَنْبِياءِ وَ وَرَثَتِى وَوَرَثَةُ الأَنْبِيَاء

“知名人是地面上的亮光,蜡烛,手电筒;使者的哈里发人,他们正是原版的哈里发人;他们是我的继承者,甚至是之前所有使者的继承者。” 13


العُلَمَاءُ أُمَنَاءُ الرُّسُلِ عَلَى عِبَادِ اللهِ

العُلَمَاءُ أُمَنَاءُ الرُّسُلِ عَلَى عِبَادِ اللهِ


“知名人是如此:在基于真主奴隶的基础,得到使者们的信任便继承他们对乌玛‘الأمة’的委托物。” 14


العُلَمَاءُ أُمَنَاءُ اللهِ عَلَى خَلْقِهِ
  
العُلَمَاءُ أُمَنَاءُ اللهِ عَلَى خَلْقِهِ


“知名人,真主创造的万物之间的保障者,安心之手。” 15

另一则圣训谢里夫中,如此形容知名人:


العُلَمَاءُ قَادَةٌ وَالمُتَقّوُنَ سَادَةٌ وَمُجَالَسَتُهُمْ زِيَادَةٌ


“他们是指挥员,领导人,领袖。虔诚的奴隶就是好君子,伟大的人士。跟他们接触,交流就是为了提高自身智力,经验,报酬和收获。” 16
因此,他们可以形容称皇帝,国王,巴夏(بأْشا)...比如,“穆瑟赫巴夏,阿西克巴夏”;当然,知名人是因为继承人,因此能懂得使者的任务并完成到位。


لَأَنْ يَهْدِيَ اللهُ عَزَّ وَجَلَّ عَلَى يَدَيْكَ رَجُلاً خَيْرٌ لَكَ مِمَّا طَلَعَتْ عَلَيِّهِ الشَّمْسُ وَغَرَبَتْ

因为,圣训谢里夫中:


لَأَنْ يَهْدِيَ اللهُ عَزَّ وَجَلَّ عَلَى يَدَيْكَ رَجُلاً خَيْرٌ لَكَ مِمَّا طَلَعَتْ عَلَيِّهِ الشَّمْسُ وَغَرَبَتْ


“真主要通过你的助手指导某一个人(你努力去指教和警告一个人了;他便成了穆斯林,选择了正道,得到了真主的喜悦),如果一个人以你的手选择了于正道;对你而言,这无疑是最好的事情”17。因为,那个人所赢得的整个报酬,无一不缺地轮到你身上。

知名人们都懂得这一点,无数的人们在他们的指导下找到了正道,认出了伊斯兰。这些人所做的善行和得到的报酬也被记录到知名人们的身上。
有谁能跟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和伊玛目.加扎利先生比吗?...
他们是知名人士,妙极人士,伟大人士,非一般的人士...

阿里.雅库普先生(愿真主慈爱他)是阿尔巴尼亚人,一位切头切尾的人;正的他就说正,歪的他就说歪。
他总是说“原主喜悦吾斯曼帝国...如果他们当年没有来到巴尔坎半岛并传伊斯兰教,那么我们依旧是基督人”。他以这种形式表示自己对吾斯曼的感谢。
知名人有两种:
1. 注重于说话,等级...
2. 具备真主最喜悦的特征...
最重要的应该是第二种人。同时,他们也是神秘学的伟大指南者和真正硬汉。

他们当中有的打仗,有的行礼,有的当教师...但最终还是为了伊斯兰教。
奥德.教授.奥马尔·卢特菲巴坎先生有一片文章:突厥苦行曾殖民者...他们单独出行,在某地造一个棚屋。就在路上...正是人们最需要帮助,休息的地方...植树,造水;造教团,善待路过人。棚屋逐渐扩散,后来变成一个城市。奥马尔·卢特菲巴坎先生讲述,在这些苦行曾的活动下巴尔坎人们如何发展,如何成为穆斯林。就连今天伊斯兰在美国,欧洲和一些非穆斯林地区的延伸事业上,这些忠诚,纯洁和真诚的苦行曾也要起到主要作用。

我要讲这些主要是因为: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晓得这些原理,一生贡献于此行业。我就想让大家知道他的这一地位。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把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倡导的工作完成得特别顺利,历史见证一切;特别伟大的一个人,即在亚洲,欧洲,又在阿纳托利亚...他所培育的学徒们后来使阿纳托利亚变成了伊斯兰化。尤努斯.埃姆雷先生,哈吉.拜塔仕.外力先生都算是他的徒弟。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认出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因为我们得感恩他;因为是伟人;因为是我们的长辈...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他的名字很重要...当然,慢慢来理解原本,回到自我...
当人们晓得前后的西方化故事并且更好地认出西方人时,才发生了一点觉醒。苏联的分裂给我们创造了蔓延该地区的条件。
当我们去了阿塞拜疆时,阿塞拜疆宣布了独立。去了塔什干时,乌兹别克斯坦宣布了独立。不管怎么样,是一个新开始...这些地区也得到了自由。铁幕已倒下,有了互相参观的机会,我们开始去旅游。我们遇到了压迫,也遇见了受到压迫的兄弟们。我们互相拥抱,哭泣,流泪,眼泪淋湿了我们的胡子...发生了变化。

回到自我的过程中,过去年代里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决定,某一年被誉为“尤努斯.埃姆雷年”;喜讯...
在土耳其,1993年被誉为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年;也是喜讯...
但还是不够...
不管怎么赞美还是不够。我们要看下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的神宫,看下他所生活的环境,看下他所出生的城市;要晓得他的状况和生活。愿这些工作继续进行。一年根本不够,也许得创造更多的时间去留念!...

有的材料中指出“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是阿纳托利亚地区的突厥人,穆斯林,甚至是库尔德...”;通杰利周边生活的库尔德血统的一些人认为自己是耶塞夫先生的后代。这也是重要的一点。我们从来就知道,哈吉.拜塔仕.外力先生的“神集”和“故事集”等两本文作里记载着与耶塞夫先生有关的故事...爱威亚.瑟勒比先生的“游集”中也提过,一提到霍腊桑男子汉时流水立马停止流...阿西克.巴夏先生也提过,我们都知道罗马军队当时被阿尔普男子汉撤退...我们知道一些与耶塞夫先生有关的事情...

当我们想证明这些信息的准确性,提问自己“在哪可以找到此信息?”时,会遇到一系列缺陷。有一系列资源,但是内容并不完整,无法满足需求,无法给予恰当的答案。
与耶塞夫先生有关的信息当中,最靠谱的资源之一就是他亲自写的,亲口讲的一些句子...他本人写的诗集叫“智慧集”(حكمة)。民间文学中的宗教性诗集叫“神性集”(إلاهي)。与拜塔仕学派有关的诗集叫“纳法斯”(نفس)。哲学性,带有深刻内容的四行诗也叫“马娜”(ماني),意思就是“带有含义的词”...卡奇.布尔汉丁把它称为“图尤克”,意思就是“表达某一个感情的四行诗”。“智慧集”的意思是“符合逻辑,宗教,智力和学问的词和句”。


وَمَا عَلَّمْنَاهُ الشِّعْرَ وَمَا يَنْبَغِي لَهُ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本人不是诗家。诗家这一词使有些人形容得很一般。在古兰经当中形容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称:


وَمَا عَلَّمْنَاهُ الشِّعْرَ وَمَا يَنْبَغِي لَهُ


“我没有教他诗歌,诗歌对于他是不相宜的。”18


真主给予他一个能力去讲圣训谢里夫,它是智慧之源,也是古兰经的后续部分。


أُوتِيْتُ جَوَامِعَ الكَلِمِ (أُعْطِيْتُ جَوَامِعَ الكَلِمْ)


أُوتِيْتُ جَوَامِعَ الكَلِمِ (أُعْطِيْتُ جَوَامِعَ الكَلِمْ)


“我被赐予了圣训集”19
简洁批量的,特色的圣训谢里夫,优良品行...它们都是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使者所得到的,在古兰经之外的智慧。因此,“智慧集”这一词在宗教文学中...在古兰经当中也是提到的。


وَمَنْ يُؤتَ الحِكْمَةَ فَقَدْ اوُتِيَ خَيْرَاً كَثِيراً


وَمَنْ يُؤتَ الحِكْمَةَ فَقَدْ اوُتِيَ خَيْرَاً كَثِيراً


“他以智慧赋予他所意欲的人;谁禀赋智能,谁确已获得许多福利。惟有理智的人,才会觉悟。”20
智慧是一个很大的贡献,是真主的很大礼物之一...
因此,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讲的都是智慧;讲的都是符合智力,逻辑,学问的语句。因此叫“智慧集”...

这些智慧被收集起来,变成一本叫“智慧集”的书,出版了好几次。如果研究手写版和打印版,一定会发现很多不同点。因为,耶塞夫先生在不同的地点和时间里讲出的智慧,被记录下来。后来收集并整理起来,有不同的汇集...传统的版本在使用和流传过程中,指定同一个意思的其他人诗句被误解成他的诗集。

这种现象在我们的文学中很常见。比如,我们很喜欢读苏莱曼.沙拉比先生写的“毛利德”(موْليد)一书,其中有这样一幕:毛利德皇上下台时,哈菲兹念一首“神性”诗,但是同一名书的不同的版本中,那首诗也以不同内容呈现;还有,本书的“问候”章里的内容是属于另一个诗家,这是已被证明的事实。

尤努斯.埃姆雷诗集中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当你拿起不同的版本时发现,其中有的组成135个“神性集”,有的组成240个,还有的比这更多...一个比一个不同...当然问题在于整理此书的那些人身上,他们把别人的成果也当成是他的。

“智慧集”中也有一样问题。这本书接讲解与耶塞夫先生的生活,神秘学观点以及生活中的一系列重要事故有关的问题。另外,此书也是能够讲解先生的个人生活的重要资源之首。

除此之外,还存在对我们陌生的一些专家使用的资源...
阿里希尔.纳瓦西有一本著作,这本书在1979年被卡马尔.阿斯兰教授打印出来的。书中存在一些关于耶塞夫先生的信息...此书本来是某一本书的翻译版本,但是作者特地添加了耶塞夫先生的一些信息。
阿拉伯作者阿力.艾.赫勒夫的一本书上也有关于他的信息,此书已被翻译成土耳其语。

还有苏莱曼.和柯木等一些专家的著作里面也提到了关于耶塞夫先生的或多或少信息...
哈勒勒.卡玛莱丁先生写的一本书里也有一些有关的信息。22
爱维亚·瑟勒比先生在“旅游记”一书里也提到耶塞夫先生:
“我是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的后代!”。哈吉.拜塔仕.外力先生的“美德集”一书是15世纪著作,但是书里面关于耶塞夫先生的一些信息是不靠谱的。

历史学家阿力的一本书中也有一些信息...

由耶塞夫先生本人,其学徒以及追随者组成的耶塞夫派有关的重要著作之一是手写版的“جواهرالأبرارمن الأمواج البخار”一书。如今,此书仍在在伊斯坦布尔大学图书馆保存,只有一种版本,总共327页,其120页是用波斯文写的。这本书由一位耶塞夫派的作家来写的,它含有耶塞夫派相关的重要信息。如果在1993年(当年是因为耶塞夫年)出版有多好,希望很快要出版.23

以上的都是历史性资料。至今,我们唯一能收益的专题性重要文作就是甫阿德.科普热先生写的“最老的土文苏菲们”一书。第一版在1919年采用老字母出版的。从当年的条件来看,科普热先生能写出这样的一本书已经证明了他的才能,是一个很出色的工作。此书的第一章里讲述耶塞夫先生,第二章里则讲述尤努斯.埃姆雷。正像一个变形的图书馆。不管你怎么关注脚注还是正文...作者用自己的爱情,激情和热情,消耗自己的年轻来完成的。

我们拜访过他的房子,大家都说他是“很一般”的一个人,不过真主确实给了他特殊能力。我本人本来就是很一般的人,因此很尊重他。一个极其伟大的文作。书中的资源和信息在“伊斯兰百科全书”中重新展示了出来。圣人百科全书,土语和土文百科全书,伊斯兰宗教百科全书等整个百科文章的资料来源几乎是它。到后来,跟耶塞夫先生一起工作的一些人写出的文作里面又重新展现了出来。“伊斯兰百科全书”中的艾赫迈德.耶塞夫章是属于甫阿德.科普热先生的。

书的内容代表的是尖利性思想。当然,存在些毛病,但仍是享有很重要的价值。加上第一个老字母版本,出版了很多次。从旧版翻译成新版的过程中,无法避免了有些人的错误。从阅读错误的数量方面来看,旧版本更有价值。
我想给大家推荐与此题目有关的,图书管理存在的另一本书---哈亚提.毕贾先生写的“耶塞夫先生的智慧集”一书,由宗教出版社出版的。此书最出色的一点是,书的内容用中亚突厥文和土耳其文等两种语言来写的,易于我们理解。存在比较的可能性,从这角度来看,此书值得被视为很重要版本。

卡马尔.阿斯兰教授先生研究了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他的一个文作在文化出版部出版了,命名为“智慧选集”。他作为语言专家,思想特别尖利。他对词的理解和使用也很好,具有笔记迹象;更有价值。

1993年,我们以科学文化艺术基金会的身份举办了一个座谈会。座谈会的一部分内容在“科学和艺术”杂志的“艾赫迈德.耶塞夫和中亚地区的神秘学”部分出头了24。我们负责完成这一工作比官方资源还早点。

教授.博士.杰马尔.阿纳多先生有一本文作叫“点亮阿纳托利亚的太阳神---艾赫迈德.耶塞夫以及耶塞夫派”。似乎是“从争议性资源中选取的引用合集”,书内不存在分析和评语部分,因此看起来很简易。耶塞夫先生的出生地位于如今哈萨克斯坦的南部以及乌兹别克斯坦界外,离奇姆肯特市七公里的东突厥斯坦赛里木地区。“赛拉木”是属突厥语,是指水量的减少以及变浅。这一词在波斯语中叫“isficâb”或者“ispicâb”。泽基.托甘(Zeki Velidi Togan)说“İsfic是指白色”。本来波斯语中的清色叫“sefîd”或“isfid”,如果以“c”结尾,那可以说明是方言的问题。“İsficâb”是指“清水,清色的水”。

他的出生日期没有精确的但只有大概的数字。资料中关于出生日期的信息都基于预测,手中资料的判断以及评估。当没有在乎一些信息的时候,问题就要出来了。“智慧集”中被忽略有些信息...得在乎!...

如果有必要提到百科全书中相关的信息,我们可以发现他涉及到27岁的玉素甫.哈马丹先生。在诗集里通过表达自己所做的事情,描述了他跟哈美丹先生的关系。玉素甫.哈马丹先生是极其伟大的,极其重要的一个人。

他生活在哈马丹市。他的一生,以求学和念古兰经而过,从未浪费过时间。七百步的距离,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路上,他就边走路边念着古兰经的章节;就算走路也要念着古兰经的,长个子的,金头发的;意志很坚强的,为号召人们加入伊斯兰教而加倍努力的一个人...哈纳菲教派的...被传言他去过巴格达,跟阿布.伊萨克先生学过哈纳菲学。他还知道圣训学...与宗教群体的关系相当紧密...去过伊朗,拜访崇拜火焰的人们并号召他们加入伊斯兰。极其慷慨,众所周知他的大方性格。
.
有一段时玉素甫.哈马丹来过布哈拉并在那里工作,然后去赫拉特生活了一段时间。有人又请他去布哈拉。回布哈拉的路上,离梅二伟(地名)很近的地方去世。根据另一则传言,有人说“他的坟墓是迁移到梅二伟的”。
耶塞夫先生与玉素甫.哈马丹的关系及其重要。年纪小时去耶塞市的路上,他得到了名为阿斯兰.巴布的一个人的帮助。耶塞离赛拉木有157公里的距离。他在赛拉木出生,其父母从谢赫.伊布拉欣先生学到了前期性知识。他的父母既是谢赫又是关联到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使者的谱系,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一些资源里记载着相关的家谱。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以他的言行延续了穆圣的任务和命令。从这角度上来看,在态度和实践方面他似乎沿着穆圣所要求的路而走;在谱系方面属于穆圣的后代。描述穆圣后代人的一些书籍提供了相关的家谱图以及展示了他的家族。他在玉素甫.哈马丹先生身上得到了收益,然后成为了他的哈里发人。玉素甫先生是及其伟大的人士...培育出了许多哈里发人。

他的名字叫艾赫迈德。耶塞夫是其相对名称,也就是指定一个人归于何处,起源于何地和成熟的状态。相对名称相当于形容词,与名词关联。这来自于波斯语中的名-形容词形式。因此其准确的发音表达试应该是艾赫迈德.伊.耶塞夫。如果用突厥语表达的话应该说“耶塞人艾赫迈德”,“来自耶塞的艾赫迈德”。“耶塞夫”名称指定他是来自耶塞市。

布哈拉位于南方,是一个很安全,很重要的文化中心。他为什么从这里迁到东北地带呢,这是重点。为了阻止叛教们,为了号召他们成为伊斯兰成员,他特地前往没有穆斯林的地区...他在耶塞市工作,传教。

他把自己的工作分成三部分:
1.给自己的学徒教伊斯知识;
2.一部分时间里做供奉;
3.一边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活。不管在钠格什耶派,还是在神秘学相关的整个领域上,这一点很重要。每一件事情的基础就是靠自己的汗血来生活,因此要靠自己的双手,不能给他人添麻烦,反而把自己挣的东西与他人分享。

尤努斯先生很好地表达了这一点:
“下功夫赚并分享,从而赢得一颗心”25
你要得下功夫,努力去赚钱;靠自己的汗血来吃喝,同时也分给他人!你要得赢得他人的心,赢得他人的祈祷!他人满意得说“愿主喜悦你”!
曾经,伊布拉欣.本.埃德海姆先生白天勤奋挣钱,下班后到商场买饮料和食品,回到自己住的教团,把买下的东西分给苦行曾。

靠汗血争得很重要。为此,每一个神秘学人士都手握一份职务。阿希.埃夫朗先生在职业行会以及行业组织中最有名,最出色的一个人。
有的人是一个苦行曾,谢赫,著名的学家,但是已养成出汗收益的习惯。于此同时,还跟他人共享;有的人是阿塔尔(调香师),“卖药,草料,香水的人”。法热杜丁.阿塔尔...哈来丁.那萨吉...那萨吉是纺织工;阿布白克尔.瓦拉克...瓦拉克是造纸工;哈达德...是铁工。赛义德.埃米尔.库拉尔先生,是巴哈艾丁.纳格什班底先生的一个谢赫。库拉尔是指制陶工,虽然他有别的经济来源,但他只是想靠自己的双手造陶瓷并出售。

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还刮木头做勺子,戽斗...但他从不亲自去卖。有传言说他有一头牛,把自己制造的东西放在牛的鞍囊里,用马鞭刺一下...牛游在市场和市场之间,需要勺子或戽斗的人把钱直接放在鞍囊里然后拿走东西。他也不喜欢谈价,人家想给多少就给多少,放在鞍囊里;他就靠这些来维持生活。这就叫靠双手生活,不依赖他人,同时送他人温暖...
他们从不在乎财产,这就是主要特点;从不喜欢去找皇上,就算皇上自愿拜访,他们也不肯接受。

桑加尔皇上寄给玉素甫.哈马丹先生六万金子并说“把这些金子分给苦行曾!”,后来又说“把这位注重教法和言行的人士的人生故事记一下!”。
人们问他“先生,要不要写,皇上要求?”。
他说:“除了我的毛病,没法其它可写的了!”。但是人们实在坚持写;
他只能说“要写你们所看到的东西吧!”。
当然,有钱就得分给贫穷的人,孤儿。
他们仍然穿着修补的衣服,封斋,没东西可吃。
耶塞夫先生的一个重要事情;63岁时他命令别人地下挖个地坑,自己用梯子下去并造一个坟墓般的礼拜场地;剩下的日子里就在那里生活。有人说他在1166年去世;不准确的数字...在“智慧集”里描述自己享有125岁...有可能。这种尊贵的人士可能活到那么长。当我们注意到皇上的生活时发现有的在42岁,有的在47岁,还有的在49岁离世...我推荐你们要关注一下吾斯曼帝国的个个皇上的生活并做统计;多大的荣誉,礼貌,尊严,蜂蜜般,奶油般...但最终都死得很年轻。

知名人们果然够活的很长,是因为伊斯兰是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的处方药。我相信他能活到125岁。他是突厥斯坦之神,宗派之神,在我的眼前他是125岁的尊贵大师。既然在“智慧集”里存在的数据,我们得接受。又不是不可能的岁数,又不是无法达到的岁数。

我们手上又不存在具体死去的年代有关的证据。我们只能确定他在耶塞市去世的。在奥古兹·卡根朝代里,耶塞是首都城市并且重要的一个地带。赛拉木也是重要的城市,但是耶塞是前期许多帝国的重要文化中心。现在几乎没有遗迹了。

不能混合“智慧集”和尤努斯.埃姆雷诗集中的诗句!...这点很重要。因为尤努斯先生的有些诗句相当于“智慧集”中一些智慧的释义。当你阅读,研究的时候会想起...“尤努斯的确从智慧集里摘用了同一个想法,同时把这想法用阿纳托利亚语言来描述”。尤努斯诗集和智慧集里面有如此紧密的关系。


有几个问题我可以确定,这些问题也许还能增加。最清楚的一点是,尤努斯先生关联到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耶塞夫先生存在其智慧集,有许多培育出的人才,神一般人士...
有一点引起我的注意,亚泽吉殴鲁.穆罕穆德在其“穆罕穆德耶”一书的前言部分里写到:
“我在梦中见了穆圣,他指令的,我便记录”。他们不是随便写文作的,而是基于一个精神标志找到灵感。亚泽吉殴鲁梦中见穆圣,便按其命令来完成“穆罕穆德耶”,然后带它去找谢赫.哈吉.拜拉姆先生。拜拉姆先生拿起书并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啊,孩子!与其浪费你的时间来写这种东西,还是不如去培养一个人!”。

他们多么注重培育人才。
如今,我们多么注重写文作。我个人很注重这件事,只是怕没能后代留下什么东西,有许多人没能留下什么东西就离开今世,这使我很伤心。我觉得应该要写点东西留下,拜拉姆先生竟然说那样。
他们的思维投入到培育人才上...因为一个人才能培育出许多人。谢赫.阿卜杜艾海提.奴热先生被派遣到米蒂利尼岛传伊斯兰教。

培育人才如此重要,他们的文作正是那些哈里发人。我们都知道,哈吉.拜塔仕先生,霍腊桑男子汉,阿力普男子汉,来阿纳托利亚参战的许多人们都是按耶塞夫先生的指导而来的。

阿纳托利亚在精神方面的解放应该属于耶塞夫先生,因为他曾经派遣人们,指导人们;之后,经历几个世纪的战争后整体的解放终于完成。耶塞夫先生还有一个文作叫“法克儿纳玛”...它也是被卡马尔.阿斯兰先生整理出版的26。书的前言中说过:“此文作有好多特征,都是根据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的讲述”。

他还清楚地说过“你要得知道,这些论述都是由多级性人物(قطب الأقطاب),谢赫之首(سرْور المشايخ),神人之神(سلطان الاولياء),虔诚之翼(برهان الأتقياء),先知之子(ولد سلطان الأنبياء)---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来讲的...”。
卡马尔.阿斯兰先生拒绝“法克儿纳玛”是属于耶塞夫先生的,甫阿德.科普热先生也大概是同样的看法。他们认为耶塞夫先生在老文作当中没提过任何相关的信息。

 “法克儿纳玛”不是“智慧集”的一部分,而是独立的一个文作。有些人就根据自己的一系列看法认为“不是耶塞夫的,有人造谣”,认为不可靠的信息。“智慧集”的最新喀山版本前段中提过“法克儿纳玛”。前言在老版文作中起到非常重要作用。“法克儿纳玛”的前言可以证明,书是属于耶塞夫先生的。这还证明,前言是唯一的资源。

它是一个独立的文作,跟耶塞夫先生的基本神秘学观点是一致的,不是分开的。不能无理由地拒绝,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也是被无视的。跟“法克儿纳玛”类似的另一本书是哈吉.拜塔仕先生的“论述集”,其中的一集跟“法克儿纳玛”相同的:“一个人经过以上四阶段后才能见到真主:教义,教派,认知,真理。每个阶段由十个地段组成”,而“法克儿纳玛”中说:“一个人经过四扇门才能见到真主,它们总共组成四十个地段”。

如果基于结果,两个文作的概要是一样的。哈吉.拜塔仕生活在13世纪。这可以证明,在13世纪也能诞生如此同等的文作。有传言说,拜塔仕先生来自霍腊桑,在罗可曼.帕兰德的帮助下加入了耶塞夫派。这一基础上,我们不能说“法克儿纳玛”是属“智慧集”在19-20世纪版本中的一部分。在阿纳托利亚,耶塞夫派的苦行曾之一--哈吉.拜塔仕先生在其文作中提到四十地段...“智慧集”里面也提到四十地段...也存在教义,教派,认知和真理等因素,耶塞夫先生用同样的方式强调它们是互补的。当然,哈吉.拜塔仕先生也强调过。

所以,我们把问题可以推到19世纪前面的年代,一直到13世纪。我们能发现,问题在于派遣到阿纳托利亚地区的耶塞夫派人---哈吉.拜塔仕先生的身上。从这角度上来看,卡马尔.阿斯兰先生和甫阿德.科普路先生的观点是错的,无可接受的。
如果跟16世纪著作“جواهرالأبرارمن الأمواج البخار”相比,也能发现一些相同的问题。我想说: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应该还有类似于“法克儿纳玛”并且涉及到神秘学的一本书。“米赫曼纳玛.布哈拉”一书的作者法兹鲁拉先生说过,他以个人身份去参观耶塞夫先生的神堂时发现与耶塞夫派相关的,极其完整和出色的一本文作。
由此可见,有一系列老版的书籍,有的是失踪了,还有的是分成了好几块儿。“智慧集”中的有些诗句是属于耶塞夫先生的,还有些是不属于他的。经过很多耶塞夫派苦行僧的努力贡献,它就成了一个收藏品形式。有的我们可以判断,有的我们可以区分。玉努斯.埃姆雷先生的确采用了“智慧集”,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由“与尤努斯同一个观点上积累的智慧”组成的一些文作可能一直关联到艾赫迈德.耶塞夫先生。“法克儿纳玛”应该是讲解耶塞夫先生的神秘学观点的一本书。


脚注
* 历史性和神秘学上的人物:瑟尔韦通讯,2015年,第四版,第113-140页。
1.布尔萨人迈赫迈德.塔依尔,“吾斯曼时代的作家”,第一章,第12页。
2.文章里提到的书籍作者是瓦赫比.瓦卡斯殴鲁。
3.为更全面的信息,奈穆.布克尔.努尔买买提殴鲁,“艾赫迈德.耶塞夫的神堂”,1991年,安卡拉。
4.根据古兰经第24章,第35节的灵感采用的形容词。
5.布哈里,“启示的降临”,第一章;穆斯里穆,“伊马拉”,第155页。
6.古兰经第51章,第56节。
7.古兰经第11章,第7节;第67章,第2节。
8. 4/Nisâ, 48, 116.
8.古兰经第4章,第48,116节。
9.马利克,“古兰经”,第32页;“朝见”,第246页;阿不都热则可,第4章,第378页,圣训编号:8125;白哈克,“最美的言行”,第4章,第284页;第5章,第117页。
10.布哈里,“礼拜”,第28页;伊卜尼.胡仔玛,第4章,第7页,圣训编号,2247;特穆泽,“伊玛目”,第2页,圣训编号:2608;阿布.达乌德,“圣战”,第1页,圣训编号:3092;“血液的禁令”,第1页,圣训编号:3964-3965,3967;“伊玛目”,第15页,圣训编号:5000;阿赫迈德.本.罕拜勒,“谓词”,第三章,第199页,圣训编号:12990;第三章,第224-225页,圣训编号:13281;塔哈维,“影响的意义之释义”第三章,215页,哈克木,第一章,第544页,圣训编号:1427;白哈克,“最美的言行”,第二章,第3页,圣训编号:2031:第三章,第92页,圣训编号好:4921;第七章,第4页,圣训编号12897;第八章,第177页;阿布.雅拉,“谓语”,第一章,第69页,圣训编号:68。
11.穆罕穆德.哈米杜拉,“使者和王朝的政治文件集”,娜菲萨出版社第六版,1987年(第七版,1990年)。
12.伊卜尼.阿斯尔,“اسد الغاب”,第四章,第373-374页,翻译编号:4279 (圣阿里时代是麦地纳专员圣穆阿伟耶时代和圣奥撕曼的儿子萨懿德一起到萨麻而干时以身殉国)
13.阿力.艾.木塔可,“宝藏工人”,第十章,第235页,圣训编号:28667;阿布.达乌德,“知识”,第一页,圣训编号:3641;特穆泽,“知识”,第19页,圣训编号:2682;伊卜尼.马杰,“开盘”,第17页,圣训编号:223,;伊卜尼.赫丁,第一章,第289页,圣训编号:88。
14.阿布.努阿音,“正义美德”,第185-186页;阿杰鲁尼,“揭开隐藏”,圣训编号:1748,1838。
15.伊卜尼.艾萨克,“大马士革历史”,第14集,第267页;库达伊,“谢哈布谓语”,第一章,第100页,圣训编号:115;阿杰鲁尼,“揭开隐藏”,圣训编号:1749。
16.阿杰鲁尼,“揭开隐藏”,圣训编号:1746。
17.为阿布.拉菲(愿主喜悦他)传述的哈迪斯,塔卜拉尼,“最大的词典”,第一章,第315页,圣训编号:930;哈克木,第三章,第690页,圣训编号:6537;“مجمع الزائد”,第五章,第602页。
18.古兰经第36章,第69节。
19.穆斯里穆,“礼拜地”,第5-8页;那撒伊,“圣战”,第一页,圣训编号:3087;伊卜尼.马杰,“小净”,第90页,圣训编号:567;艾赫迈德.罕拜而,“谓语”,第二章,第250页,圣训编号:7397第二章,第442页,圣训编号:9666,;第二章,501-502页,圣训编号:104675;第二章,411-412页,圣训编号:9308;第二章,396页,圣训编号:9115;第二章,第268页,圣训编号:7620;第二章,第314页,圣训编号:8135;第二章,264页,圣训编号:7575;第二章,第250页,圣训编号:7397;第二章,第240页,圣训编号:7265;阿不都热则可,第十一章,第99页,圣训编号:20033。
20.古兰经第2章,第269节。
21.木纳瓦尔.塔克杰,“问世的爸爸”和“铜”,未出版的博士论文,科尼亚,1997年。
22.为手写文作的单一和作者版本,苏莱曼尼亚图书馆,法特赫,第430-432页。
23.文作在1995年出版的。艾赫迈德.本.马赫穆德.本.哈吉.沙赫哈泽妮,“جواهرالأبرارمن الأمواج البخار”,埃尔吉耶斯大学格维·内斯贝医学史研究所出版,开塞利,1995年。
24.本内容跟其他文章一起在“艾赫迈德.耶塞夫生活,文作的影响”(迈赫迈德.谢克尔,内杰代特·耶尔马兹)一书上发布的(色哈出版社,伊斯坦布尔,1996年)。
25.尤努斯.埃姆雷集,第四章,第482页。
26、卡马尔而.阿斯兰,“耶塞夫的法克儿纳玛”,伊斯坦布尔大学文学院,土耳其言语文学杂志,第22页(1974-1976),第45-120页。

文章 “Ahmed-i Yesevî” Prof. Dr. M. Es'ad Coş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