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 / 资深伊斯兰教学者

哈吉.拜塔仕.外力和拜塔仕耶派(二)*

作为结果我们可以说:哈吉.拜塔仕是奠定伟大奥斯曼帝国精神基础的伟人之一。一边他为毛拉纳以及知识分子,作家和工匠等人带来利益,另一边指导战士和勇士们,带来激励和兴奋,从而征服了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如尤努斯所言,他是舍己为公的人,直接地为百姓的繁荣兴旺,同时为突厥语言和文学事业出力。世纪以来,他在数百万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刻骨铭心。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麻赫穆德.埃萨德.桌善(教授.博士) (愿主喜悦他)
克尔谢希尔及周边区位于安纳托利亚中部高原的潮湿和优美的山谷中,尤其是在XIII-XIV 世纪阿纳托利亚塞尔丘克帝国的衰亡时期以及伊尔汉利通知的年代里,它是突厥文化最重要的中心之一。作为 伟大的诗人和神秘主义者古勒希尔和阿西克.巴夏,甫吐瓦特潮流的佼佼者之阿希.埃夫朗,伊兹密尔的征服者贾格拜先生和吾斯曼.加齐(吾斯曼帝国创始人)的岳父谢赫.埃德巴利等通儒达士的成长之地,克尔谢希尔同时也是甫吐瓦特和阿希耶派体制的中心地区,在吾斯曼帝国的繁荣兴旺事业上起到了很重要的角色。塞尔丘克时期中牵动许多重要政治事件的巴巴耶派也就在此地兴旺繁荣。 吾斯曼帝国近卫军之父之哈吉.拜塔仕.外力生活在这些地带,拜塔仕耶派就在此地萌生并持续了几个世纪后最终盘亘至今。

尤其是,哈吉.拜塔仕和拜塔仕耶派问题在土耳其内外仍具有广泛的国影响力1。不同地区和时间里举行的阿勒维-拜塔仕耶聚会;报纸和杂志的新闻,文章,报告等栏目上印制的纪念性段落;每年8月16日至18日在内夫谢希尔省哈吉.拜塔仕镇上举行的纪念仪式等,这些都作为其最生动的例子。 特别是,最后提到的仪式上参加的群众包括一些政治家,高级指挥官,大学成员和其他知识分子等; 民间诗人,杂技团队进行示表演; 成千上万的游客聚集在神堂里目睹宰牲活动。

闻名于世的拜塔仕耶教派跟突厥政史的社会,文化以及其他很多领域具有密切关系。难道,它的历史发展过程是如何?哈吉拜塔仕是何人?他的观点又是如何?

哈吉.拜塔仕的人生

就像每一位圣徒,哈吉拜塔仕的人生也挤满了许多异乎寻常的故事和奇迹。由于缺乏利好的文件,摄取其中的历史性事实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拜塔仕耶传统密密相关的哈吉.苏丹,萨热.萨图克,赛义德.阿里.苏丹,阿卜杜勒.苏丹.穆萨等人的传记中也记载了哈吉.拜塔仕有关的部分;1440年(伊历844年),被称为“苦行曾苏菲”的穆萨.本.阿力编写了散文诗形式的“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目的是为了收集拜塔仕耶之间的口头叙述。15世纪末此文作被布尔萨人菲尔戴维斯.塔韦力改编成节奏型诗歌形式,在土耳其和欧洲印刷许多次2

根据这一传记,哈吉.拜塔仕是哈兹.阿里家族第七位伊玛目之穆萨.卡孜穆的后裔。他通过著名艾赫迈德.耶塞夫(出生在尼夏普尔,生活在霍腊桑)的劝导下拜访了麦加,麦地那,纳杰夫,大马士革,耶路撒冷和阿勒颇等圣城。后来到达阿纳托利亚地区并定居在苏鲁贾的卡腊霍玉科,此地离克尔谢希尔的东南部有40公里的距离。他跟塞尔丘克皇帝阿拉丁.凯库巴,毛拉纳.贾拉勒丁,吾斯曼.加齐,阿西.埃夫朗,塔普克.埃姆雷,萨热.萨特可.....等许多名人之间有过访谈。他还培育出许多苦行曾,以传播知识为目的将自己的360名哈里发人派遣到不同地区。

至于历史事实,基于一些记载,他的确在13世纪末去世。根据阿卜杜巴克.古尔匹纳已核实的三分手稿,他生活在1209-1270(伊历606-669年)年之间3

哈吉.拜塔仕的名字后面也可以加形容词“霍腊桑耶”,当时在阿纳托利亚有数百人被该形容词称呼。比如,阿西克巴夏的爷爷叫巴巴.伊利亚斯.霍腊桑耶,尤努斯.埃姆雷的归属人叫哈吉.司马义.霍腊桑耶。“霍腊桑耶”表达自己对马腊麦提体制的归属,后者则倾向于避免自我展示,通过真爱和诱惑方式从而与真主相见。神秘学上,它跟“伊拉克耶”一词相应地应用4。事实上,哈吉.拜塔仕作品中的中心思想是属于神秘主义中的这种真爱与诱惑方式。他本人出生于马腊麦提的摇篮之尼夏普尔,从这角度上来看,这种情况当然是很受欢迎的。

阿纳托利亚享有许多“霍腊桑男神”,因此哈吉.拜塔仕并没有感到孤独,反而有许多同乡人。埃弗拉可的“圣人传记之知者”一书(1318年编写)中描述5,他是巴巴耶派领导人之巴巴.依斯哈克(1240年去世)的专属哈里发人,后者被众人称为“使者巴巴”。

对于巴巴耶派和巴巴耶人本质的判断,在晓得哈吉拜塔仕个人和观点方面是绝对必要的。自从1239年(伊历637年),伟大突厥人民在巴巴耶派谢赫以及其哈里发人的指导下接连不断地延续了他们的政治性奋斗,直到卡拉曼欧陆王朝的缔造。突厥民族的抵抗行动主要呈现在不断增加的殖民,压迫和非民族性势力上6。是我们谨慎的一点是,阿西克巴夏的父亲是巴巴耶派的领导之一,同时享有什叶派和苦行者的一些信念,因此整个抵抗行动貌似起源于什叶派圈子的隐形信念7

哈吉.拜塔仕的作品

哈吉.拜塔仕的一些作品一直流传到至今。其中有一本由他来写的古兰经第一章释义,虽说位于提拉(伊兹密尔的一个县),至今未能找到8

虽然存在一些“哈吉.拜塔仕”为绰号而编写的诗歌,根据语言上的特点,绝对是属于另一位后代作家的作品。

到了1680年(伊历1091年),哈吉.拜塔仕的另一个作品被名为艾尼瓦尔的神秘学家改编成完整诗集形式,并命名为“تحْفة الصالحين”,共135页10

由此可见,如果忽略上述的几个作品,我们手上只剩下一本名叫“文章集”的文作,它也是唯一一本亮出哈吉拜塔仕的观点的书籍。

“文章集”原文的语言是阿拉伯语,后来出世的都是突厥语版本,体积比较小(只有30只叶子的大小)。其流传到至今的阿拉伯原文中,“描述40层次”的一部分被我方人发现于某报刊中。

其散文版本存在许多手稿翻译版,两次用旧版字母(其中一个无明确日期,另一个印制在1871年,地点在伊斯坦布尔),一次用新版字母来印刷11

目前尚不明确其译者是谁。虽然人们普遍认为赛义德.埃姆雷是译者,但这也许是错的。因为译者已在作品中称赛义德.埃姆雷是第三方。1409年(伊历812年),散文翻译版由名为塔贾丁.哈提布殴鲁的教师在以兹尼克编写成诗歌,后来交给了闻名的乾达尔勒二世.哈利勒拜(其祖父归属于阿希耶派或拜塔仕耶派)12

哈吉.拜塔仕的观点

晓得哈吉拜塔仕个人和其观点一事上,首先还是得基于他本人的作品。“文章集”在此题上给予我们珍贵的信息。

“文章集”告诉我们哈吉拜塔仕是一位成熟的神秘学家。文作包括以下八个部分:

  1. 四种人以及他们的能力和礼拜风格
  2. 伊斯兰教法部分
  3. 教派部分
  4. 求学部分
  5. 真理部分
  6. 内心本质和状况
  7. 恶魔以及助于它的恶行
  8. 人类的缔造风格,价值等

哈吉.拜塔仕将穆斯林分成四组:

  1. 注重伊斯兰教法的信者
  2. 注重教派的苦行曾
  3. 注重知识的知者
  4. 注重真理的痴迷者

伊斯兰教法是一个伟大的部门,告诉我们什么是干净什么是肮脏,什么是依法的什么是违禁的。要按照真主在古兰经所指出的允许范围内活动,同时避免越出他所指出的违禁范围。但是,仅仅对伊斯兰教法的了解并不能使一个人成熟。

注重教派的苦行曾日夜思念真主,不停地进行供奉,为后世做准备。如果人过于自豪,轻世傲物,高傲不绝,那么所做的整个供奉使他达不到完整程度。

对注重知识的知者而言,他们正如水,既能当溶剂又能溶解。他们从不注重今世和后世中的利益,相反只服从真主,特别是尊重真主,因此被真主所爱。

注重真理的痴迷者才是最伟大,最成熟的。他们拥有谦卑,服从和投降之心;他们不顾自我欲望,反而倾向于真主;从而达到了永久的遵守和互惠的程度,便成爱于真主的福民。

达到最后的水平过程中必须先后通过教法,教派,知识和真理等四扇门,每一个门都包含十个层次,总共有四十个层次。 如果一个人忽略其中一个或者跳跃式前进从而完成整个层次,那么他绝不能与真主相聚。 例如,如果一个人只用嘴巴施行供奉却没有全心全意,或者没有交付救济金,或者为朝圣做准备却半途而废,或者否认真主的任何一条规定,或者否认穆罕默德,或者否认其任何一个萨哈拜,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就等于白费(塞弗.艾特金版本,第58页)。

我们心中的优雅和邪恶在不停地交锋。 优雅一方的首领扮演的是智慧,摄政扮演的是信仰,指挥官扮演的是知识,慷慨,羞愧,耐心,避免罪恶,避免违背上帝的敬畏,道德以及其他客观因素,每一个因素都包含成千上万的士兵;邪恶一方的首领是恶魔,摄政是心欲,指挥官是傲慢,嫉妒,吝啬,贪婪,愤怒,流言蜚语,滑稽以及嘲笑等乐观因素,每一个因素同样有成千上万的士兵。

如果不晓得自我以及自身的客观和乐观性习惯,就不可能击败内心的七情六欲。 正因为这个原因,哈吉.拜塔仕坚持强调人应该试试图将目光转向内界从而晓得自我。 他认为,那些不了解自我的人更不会了解真主, 因为真主比生脉更接近于人。 就因为非常重视这一问题,他将本书的一部分留给了人体有关的知识; 他还指出身体与外部世界和宇宙之间的相似之处,并如此比喻“人就是一个微型世界”。

哈吉.拜塔仕最担忧的是充满伪装,虚假和拮抗的生活。

“没落的人啊!信仰被你惊呆了:你虽说信赖真主却不服从其指令,虽说承认其天使却寂寞时做出丑陋的事情且面无惭色。然而,你身上有360个天使且各有各自的任务。你虽说信赖圣书古兰经却内心和行为上存在种种恶行。你说哪一本书中指令你做如此?即使是真主的圣徒,他们虽然日夜施行供奉,过得缺衣少食,却无法估计自身状况。那你呢,难道以为你能逃得过末日审判吗?”

“如果你内心存在邪恶,清洁外面并没有用处。 比如,一个盒子里放一堆污垢后盖好其盖子,每天清洗盒子外部一千次从而重复十年,最终还是无法清除其内部的污垢。如果水井里滴了一滴酒,那么整个井水变肮脏,不清洁。如何清理?把整个井水一桶一桶拉出来倒下,清空了井才能再清理;如果倒井水的地上生长出的草木被一只羊吃了,那么该羊肉被许多信者视为肮脏。因为酒属于违禁物之一。尽管如此,多么怜悯你内心存在的傲慢,嫉妒,啬刻,贪婪,愤怒,流言蜚语,滑稽以及嘲笑! 你以为用水可以清洗如此多的污秽吗?”13

上述段落感觉比较有趣,因为接下来的几个世纪跟心胸宽广的古典拜塔仕耶派形成了有意思的对照。由此可见,正如其他教法信息,哈吉.拜塔仕也极其反对饮酒问题14,它毕竟使饮者失去控制,逼迫做一些恶行。

当描述哈吉拜塔仕的观点时,要纠结反复性谬误是最为契合的:

甫阿德.库普勒基于“文章集”的某一翻译版本(安全局版)中的有些对联,谎言称15 [哈吉.拜塔仕向12位伊玛目交过供词,倡导“تبرّى”和“تولّى”,同时倾向于“ شيعة إثْنا عشْريّة”]。那些对联不属于文做的原文完整版本,反而被后来的人补充的。更重要的是,“文章集”里没提过名字的译者却出现在属于哈提布殴鲁的前言里。因此,甫阿德.库普勒的看法是毫无依据的。

文作原版中使用的语言方面,完全按当代文人之间的协和而用阿拉伯语。从而指出哈吉.拜塔仕的保守主义性格

哈吉.拜塔仕的影响

埃弗拉可(他是毛拉纳孙子,“圣徒传记之知者”一书的作者,于公历1360/伊历761年去世)在其书中描述,哈吉拜塔仕是博闻多识,外简内明的人,将自己一位名叫谢赫·伊沙克的哈里发人以及其他几位苦行曾一起派遣至毛拉纳身边作为使臣。这可以表明,哈吉.拜塔仕指导那些聚集在自己周围的巴巴耶派佼佼者进行了精神修炼,培育出了许多忠于自己的苦行曾,况且“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中与其相关的段落完全没有任何缺乏点(即使有点夸张)。尽管如此,当代16和现代研究17中与他有关的一些看法,比如“他在谢赫和苦行曾方面已成‘真主的痴迷者’”等,是不可接受的。哈吉.拜塔仕就神秘学,教派和苦行曾等领域上写过作品,因此这些看法跟现实互相矛盾。

我们在上一集中讲述的哈吉拜塔仕观点跟伟大突厥诗家尤努斯.埃姆雷(1320年去世)诗歌以及其“رسالة النصْحيّة”一书中的观点有一致性。尤努斯也同样提到18四十个层次,四扇门,对真主的常规性求助和跟踪,内心中善行和恶行的持续性交锋,两者分别代表的首领,指挥官和战士,善性和恶性习惯等。虽然许多人对哈吉.拜塔仕的信念有针对性,恰恰相反的好感19,称其信念夹杂着什耶派信念以及其它不良信念,但是哈吉.拜塔仕和尤努斯.埃姆雷之间存在的强大直接或间接性关系可以当足够的证据。除此之外,阿西克巴夏(1272-1333年间)的作品以及当代诗家萨义德.埃姆雷的诗歌反映出此种理论,术语和概念;又是萨义德.埃姆雷在其诗歌中表达对哈吉.拜塔仕的敬意20

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核实他走之后的继承人。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拜塔仕耶派在前期年代里跟阿希耶派和甫吐瓦特组织进行了交往。霍腊桑的马腊麦提体制出世以来早已跟甫吐瓦特混在一起,有许多神秘学家一脚踏了两种体制。作为结果,这种交往最终导致阿希耶派中一些习俗被拜塔仕耶派一模一样地同化,它们包括亲吻门槛,系腰带仪式,从同一个碗里共同饮果汁,仪式上口译的经,着装要求文等21

早期中哈吉.拜塔仕追随者的很大一部分,以阿希耶人和士卒的身份,按土库曼人的流动居留形式蔓延于阿纳托利亚的西部。他们归顺于最早期的吾斯曼帝国,在罗马帝国和巴尔干领域内辟设了新的居住点,并将当地人同化成突厥。这就是为什么拜塔仕耶派在阿达拉尔,罗马帝国,阿尔巴尼亚等地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这些播散,由于缺乏其强烈的教派文献,缺乏对共存信念的严格核验,以及早期没有建立中央组织等原因,导致了观点上的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海达尔耶,卡兰达尔耶,胡路甫耶等已受诉讼的圈子融入于简朴以及受欢迎的拜塔仕耶派中; 边界上其他信仰和文化的接触以及招募过来的影响性因素;16世纪以来从伊朗传来的什叶派宣传活动;同一屋檐下形成的,融入信徒和异教徒的杂种类型等原因,最终形成了含糊不明,黑白混淆的现代化拜塔仕耶派。

研究人员特别注重此问题并指出,早期中生机勃勃,纯正无邪,别创一格,爱人利物的苦行曾和后期中已失去这种功能,偏离主道和理想的群众之间存在巨大差异22

作为结果我们可以说:哈吉.拜塔仕是奠定伟大奥斯曼帝国精神基础的伟人之一。一边他为毛拉纳以及知识分子,作家和工匠等人带来利益,另一边指导战士和勇士们,带来激励和兴奋,从而征服了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如尤努斯所言,他是舍己为公的人,直接地为百姓的繁荣兴旺,同时为突厥语言和文学事业出力。世纪以来,他在数百万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刻骨铭心。


* 研究性文章,伊斯坦布尔:瑟尔韦通讯,2017年,第167-176页。

1. 据一位拜塔仕耶老将称,土耳其目前仍有45万拜塔仕耶人,相关书籍:萨特殴鲁,“拜塔仕耶派”,第304页。除此之外,人口,传统,组织和制度等方面存在类似之处的乡村阿勒维耶人同样表现出针对哈吉拜塔仕的敬爱和追求。

2. Gross, Das Vilayetnâme des Haggi Bektash(德语版),1927年,莱比锡;古尔匹纳,“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1958年,伊斯坦布尔。1884年(伊历1301年),该作品散文版由阿力.本.迈赫迈德.塔甫克重新编写成诗歌形式。相关书籍:安卡拉省人民图书馆,古文物部,第1750号。

3. 古尔匹纳,“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第19-20页;伯奇,拜塔仕的苦行曾教团(原名,The Bektashi Order of Dervishes),第40-41页。作为作者的博士生论文,该文作参考当代东方和西方中存在的整个文献和出色作品而准备的。此外,该文作中与话题有关的部分列举在参考书目当中,不过其部分内容已陈旧,1965年重新印刷。

4. 古尔匹纳,“神秘学有关的100题”,第123页。

5. 土耳其语翻译版本:艾赫迈德.埃弗拉可,“圣徒传记之知者”,第一集,第411-414页。

6. 库玉曼,“突厥史的文化风流”,突厥文化杂志,第四集(1996年),第48,118-126页。

7.库普勒,“阿西克巴夏”,伊斯兰百科全书,第一集,第701-706页;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和神秘学”,第295-346页。

8. 库普勒,“Les Origines du Bektachisme”,巴黎版,第1926年(翻译版:突厥领土,第二集,第8期,1341年五月)。据阿卜杜巴克.古尔匹纳个人称,“فوائد”(伊斯坦布尔图书馆,波斯语文献,第55号)以及“مقالات الغيبيّة”和“كلمات العينيّة”(位置尚不明确)等书籍僭称的哈吉拜塔仕的捏造作品。

9. Rieu, “大英博物馆的土耳其文作目录,原名:Catalogue of the Turkish Manuscripts in the British Museum”,第261页。

10. “哈吉.拜塔仕.外力”,突厥百科全书拜塔仕部分,第四集,第32-34页;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人生”,第302页(作者在此书中描述,哈吉.拜塔仕还有一本注释四十个圣训的作品)。

11. 塞弗.艾特金,“哈吉.拜塔仕.外力文章集”,1954年,安卡拉。

12. 我们在1965年安卡拉大学神学院里准备且命名为“哈提布殴鲁.穆罕穆德”的未出版博士生论文(第3-29页)中提到 “文章集”以及其翻译版有关的最新消息。

13. 1424年版的“文章集”:马尼萨图书馆,第3536号。

14. 注:“文章集”塞弗.艾特金版本中的一部分内容被故意地改编,并用“污垢”词代替“酒”词。

15. 库普勒扎达,“阿纳托利亚的伊斯兰文化”,达尔甫奴文学院集刊,第4,5,6集,第87页,1922年,伊斯坦布尔。

16. 阿西克.巴夏,“阿里.吾斯曼的事迹”,第204-206页。

17. 库普勒,“突厥文学中的首位神秘学家”,第94-95页。

18. 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和神秘学”,第121-126,171页。

19. 塔肯达格,“著名土耳其神秘学家之尤努斯.埃姆雷有关的研究”,第117集,第59-90页,1966年,一月。

20. 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和神秘学”,第280-294页。

21. 古尔匹纳,“伊斯兰-突厥领土上的甫吐瓦特组织和其文献”,伊斯坦布尔大学经济学院集刊,第11集,第6-354页;察合台,“甫吐瓦特-阿希耶体质的起源问题”,安卡拉大学神学院报刊,第一集,第59-68页,1952年,伊斯坦布尔;第二集,第61-84页,1952年,安卡拉。

22. 巴坎,“殖民时期中的殖民者之土耳其苦行曾和小型教团”,组织杂志,第二集(1942年),第279-386页(特别重要的一个文章,并广泛地参考了总理府档案文件)。

文章 “Hacı Bektâş-ı Velî ve Bektâşîlik 2” Prof. Dr. M. Es'ad Coşan (R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