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 / 资深伊斯兰教学者

哈吉.拜塔仕.外力与拜塔仕耶教派(一)*

作为结果我们可以说:导师,道德家哈吉.拜塔仕是奠定伟大奥斯曼帝国精神基础的伟人之一。一边他为毛拉纳以及知识分子,作家和工匠等人带来利益,另一边指导战士和勇士们,带来激励和兴奋,从而征服了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如尤努斯所言,他是舍己为公的人,为百姓的繁荣兴旺,同时为突厥语言和文学事业出力。世纪以来,他在数百万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刻骨铭心。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麻赫穆德.埃萨德.桌善(教授.博士) (愿主喜悦他)

13-14世纪中,卡帕多西亚的克尔谢希尔地区在突厥文化方面享有至关重要的特殊地位。该地区在安纳托利亚塞尔丘克帝国的最后阶段,既是伊尔汗利统治的时代里,创造了最辉煌的时期;一直为吾斯曼帝国的复兴事业具备了基本的精神和物质性力量源泉;但是帝国形成之后,其人口和文化活动转移到了最西部地区,同时无法维持其前期中的强大生命力。

克尔谢希尔培育出了许多人才,比如:著作“منْطق الطّير”的翻译人古勒希尔,“贾丽蒲娜马”的作家阿西克.巴夏(1272-1333)等闻名于世的诗家和苏菲;工匠和工艺师的佼佼者之阿希.埃夫郎,伊兹密尔的解放者贾格拜先生,吾斯曼.加齐(吾斯曼帝国创始人)的岳父谢赫.埃德巴利,拜塔仕耶派创始人拜塔仕先生等超群出众的风流人物。克尔谢希尔可以堪称为阿希耶派和甫吐瓦特体制以及拜塔仕耶派的中心地区,后者在吾斯曼帝国的繁荣兴旺事业上起到了很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拜塔仕耶教派和哈吉.拜塔仕问题,就如土耳其的政治历史,在其宗教,社会,军事和文化等众多问题上呈现了关系作用,至今在土耳其内外也带来了广泛的来往关系。

可惜,我们无法具备哈吉.拜塔仕的人生事迹有关的完整信息。据称,他生活在1209-1270(或伊历606-669)年之间1

我们现有一本名为“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霍腊桑耶”的书,书中讲述了他的生活。 但是我们不能完全地信任这本文作,因为它含有一些与特殊情况,奇迹和历史事实无关的表达的;书中先后描述了哈吉·拜塔仕去世过久后所经历的一些重大变化,就因受到一系列外部影响而在其基础时期中所失去的初始身份等; 没基于可靠文件,只是收集口口相传的传言为目的2

书中描述,哈吉.拜塔仕是“统治者”3,是霍腊桑国尼夏普尔人赛义德.伊布拉欣.萨尼先生(哈兹.阿里的后裔)和哈特姆女士的儿子; 声称他是由名叫罗可曼.帕兰德的神秘主义者抚养而长大,与突厥斯坦的闻名谢赫艾赫迈德.耶塞夫之间有过访谈,在他的劝勉下来到阿纳托利亚。而事实证明艾赫迈德.耶塞夫早在1167(伊历562年)年去世,因此最后一个问题与事实不一致。

根据各种源极,他是来自霍腊桑的土库曼谢赫,拥有一个强大的宗教和神秘主义文化,漫游过许多城市;朝圣后与其兄弟曼塔仕一起前往安纳托利亚并到达了开塞利,克尔谢希尔,锡瓦斯等地;他兄弟在锡瓦斯牺牲,而他本人一段时间里关联于来自霍腊桑的巴巴耶派谢赫,巴巴.伊利亚斯先生4

哈吉.拜塔仕居住于苏鲁贾的卡腊霍玉科5地带(最初由七座房屋组成),离克尔谢希尔的东南部有40公里的距离。当时有很多普遍性社会和宗教习俗 ,包括:路边上建立驿馆和栖息地从而使周围成为有效和持续性有用之地,确保来往旅客的安全问题,满足他们的需求和休息。卡腊霍玉科位于自古以来一直在用的繁忙道路上,离克尔谢希尔仅仅有一个驿馆的距离,它既是按照上述习俗而建立的6

哈吉.拜塔仕在此地成功地汇聚了许多苦行曾7并且将其许多哈里发人派遣到不同的城镇。虽然“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一书中记录他跟阿克恰科贾,萨热.萨特可,卡热贾.艾哈迈德,塔普克.埃姆雷,尤努斯.埃姆雷,阿西.埃夫朗,赛义德·马赫穆德.海腊妮以及幼年的吾斯曼.加齐,阿拉丁.凯库巴等许多人有过访谈,但是由于种种限制,至今仍未能核对。

1270年(伊历669年)哈吉.拜塔仕在苏鲁贾的卡腊霍玉科地带离世而走,有一系列资料证实他死亡的日期正是如此8。如今,其坟墓周围呈现许多建筑物9,个个都建立在不同的年代,它们以独特的建筑风格引起众人的兴趣。每年的8月16-18日期间,被众人称为“神殿”的这个大型修道院里特地为四面八方汇聚的游客举行纪念仪式。

众所周知,哈吉.拜塔仕写了许多神秘学方面的文作10,其中最著名,最重要的一本则是“文章集”11。一直以来,其他一些历史性文作中的模糊性和缺陷性引发了关于哈吉.拜塔仕的各种争论。 “文章集”则包含有价值的许多信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他本人和观点。 从书中绝对可以看出,哈吉.拜塔仕是一个成熟,朴实而且极其真诚的神秘学家。

“文章集”由以下八个部分组成:

四种人以及他们的能力和礼拜风格

伊斯兰教法部分

教派部分

求学部分

真理部分

内心本质和状况

恶魔以及助于它的恶行

人类的缔造风格,价值等

哈吉.拜塔仕首先将穆斯林分成四组:

注重伊斯兰教法的信者

注重教派的苦行曾

注重知识的知者

注重真理的痴迷者

他将他们当中的前两种人视为幼稚和欠缺,后两种人则视为成熟和完整。根据他的观点:

伊斯兰教法是伟大的一个部门,可以指定任何东西的所属,于干净或肮脏,依法或违禁。人人都应该学习这些规定,按照真主在古兰经所指出的允许范围内活动,同时避免越出他所指出的违禁范围。但是,仅仅对伊斯兰教法的了解并不能使一个人成熟。

注重教派的苦行曾日夜思念真主,不停地进行供奉,为后世做准备,但必须避免干燥无灵魂的行为;如果一个人过于自豪,轻世傲物,高傲不绝,那么所做的整个供奉使他达不到完整程度。

对注重知识的知者而言,他们正如水,既能当溶剂又能溶解。他们没有注重今世和后世中的利益,相反只服从真主,特别是尊重真主,因此被真主所爱。

注重真理的痴迷者才是最伟大,最成熟的。他们拥有谦卑,服从和投降之心;他们不顾自我欲望,反而倾向于真主;从而达到了永久的遵守和互惠的程度,便成爱于真主的福民。

达到最后的水平过程中必须先后通过教法,教派,知识和真理等四扇门,每一个门都包含十个层次,总共有四十个层次。 如果一个人忽略其中一个或者跳跃式前进从而完成整个层次,那么他绝不能与真主相聚。 例如,如果一个人只用嘴巴施行供奉却没有全心全意,或者没有交付救济金,或者为朝圣做准备却半途而废,或者否认真主的任何一条规定,或者否认穆罕默德,或者否认其任何一个萨哈拜,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就等于白费(塞弗.艾特金版本,第58页)。

我们心中的优雅和邪恶在不停地交锋。 一方的首领扮演的是智慧,摄政扮演的是信仰,指挥官扮演的是知识,慷慨,羞愧,耐心,避免罪恶,避免违背上帝的敬畏,道德以及其他客观因素,每一个因素都包含成千上万的士兵;另一方的首领是恶魔,摄政是心欲,指挥官是傲慢,嫉妒,吝啬,贪婪,愤怒,流言蜚语,滑稽以及嘲笑等乐观因素,每一个因素同样有成千上万的士兵。

如果不晓得自我以及自身的客观和乐观性习惯,就不可能成功地完成内心的七情六欲。 正因为这个原因,哈吉.拜塔仕坚持强调人应该试试图将目光转向内界从而晓得自我。 他认为,那些不了解自我的人更不会了解真主, 因为真主比生脉更接近于人。 就因为非常重视这一问题,他将本书的一部分留给了人体有关的知识; 他还指出身体与外部世界和宇宙之间的相似之处,并如此比喻“人就是一个微型世界”。

哈吉.拜塔仕最担忧的是充满伪装,虚假和拮抗的生活。

“没落的人啊!信仰被你惊呆了:你虽说信赖真主却不服从其指令,虽说承认其天使却寂寞时做出丑陋的事情且面无惭色。然而,你身上有360个天使且各有各自的任务。你虽说信赖圣书古兰经却内心和行为上存在种种恶行。你说哪一本书中指令你做如此?即使是真主的圣徒,他们虽然日夜施行供奉,却无法估计自身状况;他们担忧末日审判那一天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受到惩罚,感到难为情。那你呢,难道以为你能逃得过末日审判吗?”(第47页)

“如果你内心存在邪恶,清洁外面并没有用处。 比如,一个盒子里放一堆污垢后盖好其盖子,每天清洗盒子外部一千次从而重复十年,最终还是无法清除其内部的污垢。多么怜悯你内心存在的傲慢,嫉妒,啬刻,贪婪,愤怒,流言蜚语,滑稽以及嘲笑! 你以为用水可以清洗如此多的污秽吗? 如果上述的任何一个污秽呈现在某一人身上,那么他的整个供奉就等于白费;假如一个人身上存在上述的整个污秽,那么结果会是怎样?”(第33页)

哈吉.拜塔仕非常重视真主至爱,并迫不及待地敬拜。对于最高级别的穆斯林而言,这正是最佳表现。 他所出生和成长的尼夏普尔是马腊麦提派的摇篮,马腊麦提派不同于一般的教派反而反对各教派中的形式主义和虚伪行为,其目的是注重竭诚相待,诚心正意,敬天爱民从而与真主相见。以下诗性段落展示了哈吉.拜塔仕关于真主之恋的看法:

“如果一个圣徒请求'我的主人啊',伟大真主就立马回响'我在此,请吩咐', 这是一个响亮的回响且发出一束光芒。光束的倒影使第七层天空底部开满成千上万花朵,第六层天空使那些花朵充满光束,第五层天空使其充满龙涎香,第四层天空使其芬芳馥郁,第三层天空使其充满紫苏,第二层天空使其充满麝香,第一层天空使其香气四溢,从而全世界撒播真主的恩赐,变得美景良辰,绚丽多彩。 七层天空中的天使们互相祝贺,收集那些花朵并装饰于天堂。 真主所爱的奴隶当走到生命尽头时,天使们取出那些花朵给他闻闻,使他目酣神醉;他们在此期间结束他的命,从而使他遗忘死亡和痛苦的恐惧。 正如,想当年埃及的许多妇女削苹果时一看到先知玉素甫的面目就不知不觉得砍伤自己的手,她们过于陶醉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第37页)。

哈吉.拜塔仕拥有对人类的无穷无尽爱情和宽容。如他看来,成熟的人应该像土地一样谦逊,不应该鄙视和耻辱天下人;和谐对待天下万物,人类和动物,不能有歪心邪意。

虽然当代的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哈吉.拜塔仕是神秘的人物,但这种说法与上述的观点是不相容的。 尽管埃弗拉可12表明他是材高知深,才华出众的同时不遵守伊斯兰教法且不进行供奉。但是,当注意到以上他本人的清晰而确凿的陈述,埃弗拉可的评价完全没有依据。

有人谎言称,他向12位伊玛目(自萨法维时期以来,十二伊玛目在什叶派中占主导地位。有许多与其有关的宗派,其中最普遍的是贾法里耶派。除此之外还包括奴塞日耶派,阿纳托利亚阿勒维派,拜塔仕耶派,哈克派,玛郎派,努尔巴克希派等)交过供词,倡导“تبرّى”和“تولّى”,还倾向于“ شيعة إثْنا عشْريّة”等。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说法13

文作在其风格方面接连不断的提出了见证性经文和圣训并呼吁了突厥人,语言方面完全按当代文人之间的协和而运用阿拉伯语。与此同时,它还指出哈吉.拜塔仕的保守主义性格。

哈吉.拜塔仕和拜塔仕耶派跟甫吐瓦特之路“فتوّت”或与其相关的组织有密切关系。甫吐瓦特是指男子汉气概,慷慨大方,舍己为公,舍弃舒坦,乐于奉献,遇到困境时稳如泰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等好的道德。此前,在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埃及等地已经建立了享有上述道德的社会组织并与神秘学融为一体。我们看到该组织13-14世纪中在安纳托利亚地区非常活跃。例如,当代的著名旅行家伊本·巴图塔在旅行期间时时受到该组织的热情待客。

他提供了跟此组织有关的有趣的信息,同时热情地赞扬了阿希耶派:这些人服从一个名叫“阿希”的人的命令并集体办事;身穿特殊衣着,向旅客和外来者赤诚相待或展示款待;必要时用武器维护当地的安全和保障,护国佑民,对敌人从不放纵;存在贸易工艺业务和行业组。最初的拜塔仕耶派跟阿希耶派有深刻而真诚的关系。 事实上,哈吉.拜塔仕所归属的霍腊桑马腊麦提派诞生以来就与甫吐瓦特的痴迷者融为一体,许多闻名于世的神秘主义者同时选择此两种教派来发展14。“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中记录,被誉为“安纳托利亚工匠之首”的阿希.埃夫朗跟哈吉.拜塔仕之间有非常真诚的友情,甚至阿希.埃夫朗如此承认“既是当我的谢赫的人同时被哈吉.拜塔仕教成谢赫的”。事实上,最初的很大一部分拜塔仕耶派学徒同时倾向于阿希耶派,按土库曼人的流动居留形式蔓延于阿纳托利亚的西部,从而投奔于奥斯曼帝国,后来定居在罗马帝国和巴尔干领域内并传递了突厥文化。加入拜塔仕耶派的许多条件和要求,包括亲吻门槛,系腰带仪式,从同一个碗里共同饮果汁,着装要求,仪式上口译的经文等,完全是复制阿希耶派的15

有传言称,哈吉.拜塔仕为近卫军(吾斯曼帝国的军事职位之一)做过祈祷,祝贺过其服装。其实,首度加入吾斯曼帝国并且为近卫军组织的建立事业上出力的卡拉.鲁斯塔姆,赛义德.阿里.苏尔坦,加齐.埃弗雷诺斯,阿卜杜勒.穆萨等人们跟阿希耶派和哈吉.拜塔仕有密切关系。这正是此传言出世的原因。否则,哈吉.拜塔仕在近卫军组织,甚至吾斯曼帝国建立之前早就去世了。

近卫军组织早就认可哈吉.拜塔仕是职业者之王。 一些奥斯曼帝国的国王以及在罗马帝国领域上参战的指挥官在其坟墓周围建了楼房,慈善组织,喷泉。被称为“哈吉拜塔仕之舞者男孩”的近卫军第94号人物总是为拜塔仕耶代表。 每当拜塔仕耶派的领导层上有变化时,新任领导的桂冠总是由近卫军头领通过仪式来加冕。 由于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和同情,这两个组织早已成为同舟共命。1826年,马赫穆德二世毁灭近卫军时,也关闭了拜塔仕耶教派。 整个这些都是近卫军和拜塔仕耶派之间的关系的生动表现。

哈吉.拜塔仕,毛拉纳,尤努斯.埃姆雷

哈吉.拜塔仕与伟大神秘学家毛拉纳.贾拉勒丁.鲁米是同代人。被誉为“统治者阿訇”的毛拉纳(1207-1273年代)也归属于霍腊桑的马腊麦提派,因此他们在想法上有很多类似点。他们两都是以善气迎人,胸怀宽广,思想开阔的人道主义者。毛拉纳用波斯语书写文作,倡导学识和更高境界,哈吉.拜塔仕则一直从事在农村和战场上。

毛拉纳的影响力覆盖了整个卡帕多西亚,并到达了克尔谢希尔。 他的继承人之谢赫.苏莱曼.土库曼和穆罕穆德.阿克萨赖在此地创立了毛拉韦耶教团16。克尔谢希尔头领,即在当地建造清真寺和学堂(1273年,伊历672年)的努拉丁.本.贾佳也是毛拉纳的追随者之一。

埃弗拉可在其书中记录17(1260年,伊历761年),哈吉·拜塔仕将其另一位名叫谢赫·伊沙克的哈里发人以及其他几位苦行曾一起派遣至位于科尼亚(土耳其地名)的毛拉纳身边。书上记录的字句极其生动地描述这两位神秘学家, 一位是疲倦于展示自我,四平八稳,抱素怀朴的好教师,另一位则是充满热情的诗人,超越自我的疯狂痴迷者。

借助自己所派遣的人手段,哈吉拜塔仕告诉毛拉纳:

“你在干吗,想要什么?你给周围带来的舆论哗然又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说明已功成名就了,此时冷静并保持沉默最合适。如果找不到了,那么吵醒八方,炫耀自我,纷乱吵闹又有何意,明明不是展示自我吗?”

哈吉.拜塔仕在其抗议和推论上有所理由的。毛拉纳也试图找到最合适的方式从而表达自己的理由,最终用一封诗歌回应:

“如果没有爱人,那为何不搜寻?”

“若有爱人,那为何没有燕尔新婚?”

“无忧无虑却有懒惰,更何况惊心动魂,”

“为何想望其乐融融的生活,我却气晕。”

哈吉.拜塔仕和毛拉纳走了之后拜塔仕耶和毛拉韦耶之间的关系延续长久。到了15世纪,迪瓦纳.穆罕穆德.切莱比从科尼亚前往拜访哈吉.拜塔仕镇,当时他身边带了几位拜塔仕苦行曾18。15世纪的著作“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中描述了许多与毛拉纳有关的季友伯兄的表达式。

我们在以上总结的与哈吉.拜塔仕有关的观点早在尤努斯.埃姆雷(1320年)的诗歌中提到,他是突厥文学中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尤努斯也同样提到19四十个层次,四扇门,对真主的常规性求助和跟踪,不蔑视天下人,内心中善行和恶行的持续性交锋,两者分别代表的首领,指挥官和战士,善性和恶性习惯.....。即使,尤努斯诗集中以上观点的一部分到了后期才补上的20,但是其剩余的部分一字一句地记录在“训导信息”“رسالة النصْحيّة”一书中,因此我们绝不能否认哈吉.拜塔仕和尤努斯.埃姆雷之间存在强大的直接或间接性关系。

16世纪诗人之一萨义德.埃姆雷在其诗歌中表达对哈吉.拜塔仕的敬意,并引用了他的观点和术语。整个这些都证明,拜塔仕耶派自从其第一期以来创写了符合众人心意的突厥文诗歌,并且在突厥语言和文学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拜塔仕耶派在很短时间内,特别是近卫军的作用下,蔓延到许多被解放的领域上。只是这些传播,正如毛拉韦耶派, 由于缺乏其强烈的教派文献,缺乏对共存信念的严格核验,以及早期没有建立中央组织等原因,导致了观点上的分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达尔耶,卡兰达尔耶,胡路甫耶,艾迪汉姆耶等已受诉讼的圈子融入于此简朴以及受欢迎的教派; 边界上其他信仰和文化的接触以及招募过来的影响性因素;16世纪以来从伊朗传来的什叶派宣传活动;同一屋檐下形成的,融入信徒和异教徒的杂种类型等原因,最终形成了含糊不明,黑白混淆的现代化拜塔仕耶派。

研究人员特别注重此问题并指出,早期中生机勃勃,纯正无邪,别创一格,爱人利物的苦行曾和后期中已失去这种功能,偏离主道和理想的群众之间有巨大差异21

作为结果我们可以说:导师,道德家哈吉.拜塔仕是奠定伟大奥斯曼帝国精神基础的伟人之一。一边他为毛拉纳以及知识分子,作家和工匠等人带来利益,另一边指导战士和勇士们,带来激励和兴奋,从而征服了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如尤努斯所言,他是舍己为公的人,为百姓的繁荣兴旺,同时为突厥语言和文学事业出力。世纪以来,他在数百万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刻骨铭心。


* 研究性文章,伊斯坦布尔:瑟尔韦通讯,2017年,第155-165页。

1. 以前被认为生活在1248-1337年间(伊历646-738年间)。到后来,现代研究家古尔匹纳通过其可靠的手稿来鉴定了上述的日期。古尔匹纳,“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霍腊桑耶”,第19-20页。

2. 著作由名为穆萨.本.阿力的拜塔仕耶人在1440年间(伊历844)书写成散文;到了15世纪,由布尔萨人菲尔戴维斯.塔韦力编写成节奏型诗歌形式。后来,又由阿力.本.迈赫迈德.塔甫克重新编写诗歌形式(相关版本:安卡拉省人民图书馆,古文物部,第1750号)。“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一书的德语版本,Gross,Das Vilayatnâme des Haggi Bektasch,1927年,莱比锡。

3. 统治者又指主人,首领,诸公等意思。哈吉.拜塔仕的原名为穆罕穆德。

4. 阿西克.巴夏,“阿里.吾斯曼的事迹”,第204页。

5. 如今位于内夫谢希尔省的哈吉拜塔仕县。

6. 巴坎,“殖民时期中的殖民者之土耳其苦行曾和小型教团”,组织杂志,第二集(1942年,安卡拉),第279-386页。

7. 毫无疑问,巴巴耶,阿希耶和霍腊桑耶等人给予他同情心。虽然有点夸张,但相信“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一书中表达的是一个事实。

8. 伯奇,拜塔仕的苦行曾教团(原名,The Bektashi Order of Dervishes,第40-41页。虽然内容有点旧,但是准备得极其精心,1965年按原文重新出版。

9. 哈米德·祖贝尔,“哈吉.拜塔仕教团”,土耳其集刊二(1929年),第365-382页;那颜,“哈吉.拜塔仕的神堂以及其他游遍地带”,1964年,伊兹密尔。

10. 有传言 [柯普乐,‘Les Origines du Bektachisme’,巴黎版(1926年),第二集,1341年五月] 称古兰经第一章的释义中描述哈吉.拜塔仕去过提拉(伊兹密尔的一个县)。据称,“فوائد”(突厥语版,“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1959年,伊斯坦布尔)以及“مقالات الغيبيّة”和“كلمات العينيّة”等书籍是僭称的哈吉拜塔仕的捏造作品(突厥百科全书,“拜塔仕”章)。“哈吉.拜塔仕为题目的某些诗歌”(Rieu,Catalogue of the Turkish Manuscripts in the British Museum,第261也)则必定属于另一个人的作品。哈吉.拜塔仕的一个作品被名为艾尼瓦尔的人编辑并注释,后来命名为“تحْفة الصالحين”。据称,哈吉.拜塔仕还有一本注释四十个圣训的作品(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的人生,第302页)。

11. 虽然我们手上没有“文章集”的阿拉伯原文版,但是其“描述40个层次”的手稿部分保存在个人图书馆里。本文作14世纪或15世纪前期中翻译成土耳其语,其很多版本仍保存在许多图书管理。两次用旧版字母,一次用新版字母印制(塞弗.艾特金,“圣徒传记之哈吉.拜塔仕”,1954年,安卡拉)。又是此版本由名为塔贾丁.哈提布殴鲁的教师在以兹尼克编写成诗歌,后来交给了闻名的乾达尔勒二世.哈利勒拜(其祖父归属于阿希耶派或拜塔仕耶派),(桌善,“哈提布殴鲁.穆罕穆德和其作品”,第3-29页)。

12. 埃弗拉可,“圣徒传记之知者”(1318年),塔欣.亚泽志版,第497-499页;突厥语翻译版本,第一集,第411-414页以及第539-540页。

13. “تبرّى”是指跟随哈兹.阿里的家属和同伴以及其徒弟;“تولّى”则是指反对和抵制哈兹.阿里的敌人,两者都是什叶派的原则之一。“ شيعة إثْنا عشْريّة”是指承认并倾向于什叶派中12伊玛目的人。哈吉.拜塔仕有关的这些谎言最初由甫阿德.库普勒提出来的,当时他基于“文章集”某一翻译版本中的有些对联的(“阿纳托利亚地区的伊斯兰文化”,达尔甫奴文学院集刊,第4,5,6集,1922年,伊斯坦布尔,第87页)。后来,又被许多研究家重复强调。不管怎样,基于一些对联而推导的此看法没有依据性,因为无法找到作品的完整原版本,而且其内容由抄写员提供,更重要的是,跟“文章集”没有一丝关系的哈提布殴鲁却将作品里添加了前言。

14. 同时,著名神秘学家阿布.阿卜杜热合曼.苏勒米(1021年,伊历412年)也写过与题目有关的文作。

15.古尔匹纳,“伊斯兰-突厥领土上的甫吐瓦特组织和其源极”,伊斯坦布尔大学经济学院集刊,第11集,第6-354页;察合台,“甫吐瓦特-阿希耶体质的起源问题”,安卡拉大学神学院报刊,第一集,第59-68页;第二集,第61-84页;卡发丝欧陆,“塞尔丘克人”,伊斯兰百科全书,第十集,第408页。

16. 达库特,“克尔谢希尔”,伊斯兰百科全书,第六集,第765页。

17. 埃弗拉可,“圣徒传记之知者”,第一集,第411-414页。

18. 古尔匹纳,“毛拉纳走后的毛拉韦耶派”,第115,302页。

19. 古尔匹纳,“尤努斯.埃姆雷以及神秘学”,第121-126页,第171页。

20. 塔肯达格,“著名土耳其神秘学家之尤努斯.埃姆雷有关的研究”(1966年,一月),第117集,第59-90页。

21. 巴坎,“殖民时期中的殖民者之土耳其苦行曾和小型教团”,组织杂志,第二集(1942年,安卡拉),第279-386页。

文章 “Hacı Bektâş-ı Velî ve Bektâşîlik 1” Prof. Dr. M. Es'ad Coşan (R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