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兄弟情谊

我们应准备筹集一个巨大的爱情总动员! 我们要学会怎么去献爱,并教导自己的孩子! 我们要用父母之爱指导自己的孩子从而使他们成为懂得,理解和意识到真爱的一代! 我们要以值得去爱的形式生活!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句都能要引起人们和主人的喜欢和喜悦! 我们要是不知道怎么去赢得人家的爱,那就得学学怎么去爱别人。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麻赫穆德.埃萨德.桌善 教授.博士(愿主喜悦他)

众所周知,从普遍角度来看,爱是在精神和物质方面带给人类极大的益处。研究证明,用爱喂养的婴儿比被剥夺爱情的婴儿表现出更大的优势:一个庞大的妇产科里,研究员将同一天出生的婴儿分成两组;几周里,他们对第一组婴儿给予很体贴,抚摸和挑逗的态度,对另一组婴儿则仅仅提供等量的食物。虽然,婴儿们同年同日内出生,享有同样岁数和重量,但是以爱喂养的孩子发展得更快,仅仅以食物喂养的孩子发展得却慢。这可以表明,爱是一种物质性能量,保健性能量,精神性能量,身体性能量。

爱在家庭以及社会等问题上的重要作用也是被认可的,深造求学的任何人都晓得这一点。所有犯罪者都未真正享受过自家的爱情和温暖,被社会排斥,生活在无爱无暖的环境中;所有成功者在成长路上都能享受爱情,其周围挤满了热爱他,支持他的人们。

爱在物质方面也是一种值得关注的话题。除此之外,它在信仰方面也是至关重。因为,它是一种涉及到恩赐的话题,能带来更多的报偿和赏赐。爱情同样在末日审判那一天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因此,作为一个穆斯林,应该要了解,交涉和荐举这一话题。

爱是一个人针对一件他最爱尝试,最爱欣赏,最感兴趣的事情的一种倾向性。这种情缘和倾向的来源是好奇心,真心兴趣。阿拉伯语中,爱情用“مودّة”和“محبّت”两字来表达。

爱者叫“محب”,被爱者叫“محْبوب”,或“حبيب”,或“موْدود”。安拉(荣耀归于祂)的99个遵名中的一个是叫“الودود”。这些都是一种感觉的表达式,如果这种感觉很强烈,很严重,那就叫爱情。

强烈相爱的各方叫恋人。我们的文学史上存在很多表达这种感情的文作;有些人手持芦苇,漫游遍地,吟唱并用优美的歌声来表达自己的心思;特别是一些诗集;每一行每一字都充满作者的情缘。

作为“爱情”的反意思,憎恨在阿拉伯语中叫“نفْرة”;令人厌烦或憎恶的事物叫“منْفر”,如果恶感强度比较深,那就叫“بغض”;令人厌烦的人,也就是“محْبوب”的反意思叫“مبْغض”;另外,用“غيظ”一词来形容一个人对恶人的愤怒和憎恨;能控制这种情态或独立自主的行为叫“قذم الغيظ”,能控制这种情态的人叫“ قاذمين الغيظ”;人若控制住自己的愤怒或其它不利情态,那就是件好事。

若一方以敌意的态度对待另一方便表示憎恶,那么这种情态叫仇怨“عداوة”,它的施行者叫“العدو”,复数叫“الأعْداء”,意思为公敌。古兰经,圣训.谢里夫和一些伊斯兰作品中用这些词语表达爱情和憎恶等情态。

当分我们析心灵和内心倾向的性质,通过思考“人类心灵的倾向,对某物的喜欢,追欢取乐等情态的来源”并研究其哲学时,会发现爱情有两种来源:

  1. 人类一般喜欢完善美好,没有缺点的事物。

人们若发现完美无缺或尽善尽美的,正如他们所想要的东西,那么他们立马会爱上去。这种完美在阿拉伯语中叫“كمال”。人类喜欢圆满性,喜欢成熟性,喜欢完整性。

  1. 人类又喜欢优美。
对于优美和完整的喜欢和倾向性要形成我们所谓的爱情。有些东西被人们所爱,是因为它们是完美的,或者因为它们是优美的, 没有其他的原因。比如,我们有时说“我喜欢那种颜色,我喜欢那种花,我喜欢那种观点.....”。

就如“محْبوب”这一词,无缘无故地以及自发地被人们所爱者叫“محْبوب لعينه”。

有些东西会使人们赢得另一种东西。比如,爱自己的一个人自然会存在保护自己,维持自己生活的能力;那种人会热爱自己的存在并试图保护自己;自从他出生,真主将这种感觉赐予他的心灵去。另外,爱情来自利益。人类喜欢对自己带来利益的东西。比如他们喜欢食物,空气,水,财产,钱币等东西;比如,不管医生怎么说“若得知钱币上存在许多细菌,你就不愿碰到它”,他们却不听从。因为钱使一个人赢得另外一些他所喜欢的东西。

因为其它原因或者某种利益而被人所爱者称“محْبوب لغيره”。换句话说,即使人自己很俗气,但他也会因其他原因而受到爱戴。因为,以他的手段可以换来其它自己所爱的东西。

“الإنْسان عابد الإحْسان”,人们是善行的奴婢。

人人都喜欢善行者。假如,一个人不喜欢你,你两之间存在极大矛盾,凛若冰霜,如何才能和好呢?

赠送礼物。

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指令我们,“تهادوا تحابوا”,“你们要相互赠送礼物,从而加强你们之间的爱情”。

伊斯兰体制中存在许多种爱情,既有认可性又有非认可性爱情。让我们从最初相识的爱情来排序一下:

我们最先从母亲那里相识于爱情; 从她温暖的怀抱,柔软的乳房里尝试爱情。因此,作为第一 点,我们要爱自己的母亲。 对父母的孝顺是一种最认可性爱情,它既是被真主所倡导的,指令的,赐予恩典的,最喜悦的一种爱情。

另一种可贵性爱是夫妻之爱。若是男士,要爱其夫人;若是女士,要爱其丈夫。也许这使有些人感到惊讶,不过它的确是最有认可性,最能带来恩赐的爱情之一;同时,它是被真主和穆圣所倡导并指令的爱情之一。

圣训.谢里夫中如此描述:为自己的夫人和孩子而奋斗的父亲,就像真主主道上施行圣战的人一样;就像施行朝圣,副朝,参战的人一样。

我再给大家介绍另一种有利可图的认可性爱情之一,伊斯兰同胞情;信仰主道上为真主喜悦而相互交朋友,实行友情。此种爱情叫“الحبّ في الله”或“أخوّة في الله”,意思为“使真主最喜悦的兄弟同胞”。这种关系也算是最有报酬的供奉之一,只需消耗个人的爱情来完成,除此之外不需要花其它东西,未必要抽时间,也未必要做些事情来连累自己。仅仅是一种兄弟关系使个人得到更多的恩赐。圣训.谢里夫中指令:

“منْ أحبّ أخاً لِله في الله قال: إنّي أحبُّك لِله فقدْ أحبَّه الله، فدخلاَ جميعاً الجنّة”

“凡是有谁在真主主道上为其喜悦而会友,释爱,并保证所为的一切全归其主人(而不是为了钱财,某些利益等),那么真主会赐予恩典,他两便归入天堂”。

同胞情的执行者和承受者都归入天堂。

同时,同胞情是宗教派以及神秘学的结构和存在因素之一。

那些在真主主道上彼此相爱的人,在末日审判那一天不会陷入惊逃和恐惧之中。那天的确降临时,人人都因为恐惧而汗流浃体;汗水布满某些人的膝盖,脖子,嘴巴,耳朵;汗水代表恐惧,惊逃,火焰和燥热。正是那天,为主人喜悦而会友释爱的人们将会升入天空的最高层次并得到最高级别的宽恕和恩典;然而,其他人在底下仰慕着他们,就像欣赏空中的星星。有些人问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

“使者啊,升入天空最高层的那些人难道是使者还是殉难者?”

“都不是!”

“هم المتحابّون في الله”,“他们为真主而彼此相爱了,他们是永恒的兄弟”。

至于你们,为什么要释爱彼此?

因为我们都是同胞,所作所为都归于主人。

的确,穆斯林同胞之间的兄弟情谊也是可贵性爱情之一。与此同时,针对善人的爱情,包括至善至美的求学者,宗教学家,圣徒,慈善家,烈士或殉难者,战士等,皆是认可性爱情。

当年的法特赫.麦赫迈特.汗在拿下并统治伊斯坦布尔之前早就被穆圣预言赞颂过,至今也被众口交赞;曾经的战争之王赛义德.巴塔尔.加齐也被众人赞不绝口,其坟墓年年吸引许多游客;吾斯曼帝国的首任将军之一巴尔巴罗斯.哈耶莱丁.巴夏至今也被众人赞声不绝。每当我经过贝西克塔斯(伊斯坦布尔的某一地区),绝对为这些人念经祈祷,是因为起于对他们的爱情和尊重。

尽管他们存在一些缺点,但仍被人们所爱。因为作为穆斯林信者,他们已经表达了自身的巨大价值,缺点看上去微不足道。凡是穆斯林,自身的伊曼精髓使他们价值翻倍;人们不能以缺点为标准,因为凡是花皆有其刺。同样,每个人都有缺点和优点。如果一个人因缺点而将他人轻视,那么这种人必定会鳏寡孤独,孤舟独桨。

追求十全十美的伙伴的人,既是野渡无人舟自横。

完善无缺只归于真主,其余的东西都有缺陷。尽然如此,我们只能习惯于注重每个人的客观一点。

当年耶稣使者(愿主慈爱他)和几个伙伴路过时发现一只狗的尸身,尸体已膨胀并蛮有臭味;个个都闭上鼻子,摇头说“那么糟糕的气味啊”,并很快地走过去了。耶稣使者却说:

“但是它的牙齿仍是很白的,难道你们注没注意到啊?”

尽管是尸体,耶稣使者仍能意识到其美妙,这一例子给予我们多么有意思的教训。世界万物的确有其好的一面,关键在于怎么去发现和对待!

接下来的认可性爱情之一是针对人类的爱,哪怕他人身上有罪。

也许有人会疑问:“先生,你是不是有点冲动了!行罪者能受慈爱吗,难道不能愤怒吗?”

我们再回顾一下穆圣在圣训.谢里夫的指令:对罪行要愤怒,对行罪者则要同情。

“可惜啊!这兄弟为其所做的恶行而归入地狱,可怜可怜他啊。”

倘若一个人将谴责或愤怒另一个行罪者,结果会怎样?

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指令我们:

“إِنْ عَيّرَهُ اُبْتُلِي بِهِ”。真主要故入人罪,使一个人实行罪恶并感到羞怯;当另一个人谴责行罪者时,真主将罪行归咎于谴责者身上,羞怯时刻轮到他身上了。“当时你谴责人家不停,看你现在的样子”。终究,麻烦和罪行会轮到每个人身上。因此决不能谴责行罪者!

“وإِنْ رَضِي بِهِ شارَكَهُ”。更不能对他人的犯罪表示满意,因为满意感使一个人共谋犯罪者所做的罪行。

“وإِنْ اِغْتابَهُ أَثِمَ ”。如果有谁在行罪者身上进行流言蜚语,那么他也会陷入同样的罪行之中。与其嘲笑谴责,不如警觉醒悟,祈祷他人早日悔改罪行,重新做人;我们要祈祷自己因支持和满足他人罪行而不要陷入同样的困境和罪行之中。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们还能怜悯他人,试图扶危拯溺。

因此,作为阿达木使者的子孙后代,人类要唇齿相依,相亲相爱,释爱彼此。

针对万物的爱情也是被倡导的认可性爱情之一。对万物要同情和怜悯。比如,一个人收养一只猫,整天关在笼子里,没有喂养;夺取它的自由,阻止它狩猎,觅食;从而导致了它的死亡.....那么他会为此归入地狱,受到严重惩罚。因此,万物也有权力去被爱。

有诸多谢赫交给自己徒弟相似的任务:

“不错啊,你已接连不断地完成了许多任务!接下来的任务与常不同,看看你怎么去治疗生病的动物!怎么去疥疮动物身上涂药膏!怎么去包扎翅膀已折损的鸟!直到它们恢复原状!”

有人找穆圣抱怨:

“使者啊!我有几只骆驼,我为它们从井中抽水,双手疼得不行了”。因为他长期抽井水,手已变得发红,收水,由于疼痛无法抽水。

“我每次不停地抽井水,有许多无用,身患病状,年老体弱的他人家骆驼前来与我家骆驼同饮井水”。

穆圣却说:“好事啊,它们也有权享受。为每一个肉体喂水也算是一种善行,你会有报复的”。

无用处的动物已成身患病状,年老体弱,因此被其主人遭到抛弃。然而,给予这种动物喂水也是件善行。

还有其他值得被爱的东西。人若享有美妙的情趣或性格,那么他会热爱有些事物,这种事物叫“طَبِعُ السّليم”,每一个感官会对其所意识到的事物有所嗜欲。比如,眼睛喜欢华丽的,五彩缤纷的颜色和形状;鼻子则喜欢芬芳馝馞的香味。穆圣曾经言到:“我在人界中被三种东西所迷住,其中之一是香味”。

耳朵则喜欢美妙的声音,鸟鸣声,潺潺汩汩的水流声等。人人都说“音乐是灵魂的滋养”。人类的确喜欢优美的声音,优美的言语;他们喜欢蓬松优雅的,波光粼粼的,舒畅凉爽的,热气腾腾的东西,丝绸,绒毛等。这些都是人类性质爱好,心旷神愉,内心欲望的倾向。当然,它们在一定的程度下可以正常地被人类所爱,但是不能过于分寸!

有一则阿拉伯名言:

“مَنْ لا يَعْرِف الشّر يَقَع فِيهِ”,不懂恶行的人就会陷入其中。

人要是晓得什么叫恶行,就不会匆忙去行罪。

我已讲述了父母,夫妻,同胞和孩子之间的情意,皆是属于认可性爱情。

我们同样应该晓得一些非认可性爱情,从而防止犯错。

古兰经和圣训.谢里夫中存在非认可性爱情有关的警告。有许多人坚守了这种爱情,又有许多人坠入了其中。不管怎么样,它终究是非认可的。

“حَبُّ الدُّنْيا رَأْسُ كلِ الخَطيئَة”,“世俗之爱是整个罪的源头”。

当然,所谓的世俗不是指地球,而是指生活中一些诱惑人心的东西。人若倾向于世俗,缠绕于今世的逍遥并只为其而奋发图强,同时没有注重所谓的“后世”,那么这种爱情肯定属非认可性。古兰经第三章,第14节中如此指令:

زُيِّنَ لِلنَّاسِ حُبُّ الشَّهَوَاتِ مِنَ النِّسَاءِ وَالْبَنِينَ وَالْقَنَاطِيرِ الْمُقَنطَرَةِ مِنَ الذَّهَبِ وَالْفِضَّةِ وَالْخَيْلِ الْمُسَوَّمَةِ وَالْأَنْعَامِ وَالْحَرْثِ ۗ ذَٰلِكَ مَتَاعُ الْحَيَاةِ الدُّنْيَا ۖ وَاللَّهُ عِندَهُ حُسْنُ الْمَآبِ .

“迷惑世人的,是令人爱好的事物,如妻子、儿女、金银、宝藏、骏马、牲畜、禾稼等。这些是今世生活的享受;而真主那里,却有优美的归宿。”

以上所述的事物只属于今世生活,而不属于后世生活。人类离开今世时,带不走其财产和金币,它们都属于临时性东西。人类的原本追求应该是后世中的永久性事物,因此他们在今世中应该要成禁欲“الزُهْد”主义者。

什么叫禁欲?

意思就是“不允许世俗之爱缠绕人类心灵”。

“今世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真主的喜悦; 对我来说,钱并不重要,荣耀和名誉并不重要。 与其通过行罪而赢得金钱,不如白吃干饭.....与其通过行罪迫害他人而赢得名誉,不如成无名小辈”,这种态度才叫禁欲。

禁欲还指“见利思义””。穆斯林人应拥有心满意足之心,而不是拥有无穷欲望“طُول أَمَل”之心。

无穷欲望之心是一种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晓得其意思。它是指“人自己不知道死亡会随时来临,心灵渴望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单调递增”.....

“你好,过得怎样,在做什么?”

“我很好。今年我会做这个,明年要做那个,三年后要做别的,五年后我将孩子成了婚,十年后我将施行朝圣,15年后我会做另一个.....”

人能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吗?会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吗?

有些人在做马拉松式梦,还以为自己能活多久。然而,死亡会突然间,一瞬间来临,无法可知;当你未等候的一瞬间,未等候的地点里,死亡会来临;当你生动活泼地工作时,死亡可能要来临。

人不能使内心的无穷欲望爆发起来,随时要留念和接待死亡的来临!对一个优秀的穆斯林而言,此点特别重要。我们将内心欲望收起来,不能遗忘礼拜供奉,时刻保持警惕;对死亡的来临要有所准备。

一则圣训.谢里夫中,贾比尔(愿主喜悦他)传述哈提普.巴格达迪:

“مَنْ أَحَبّ قوماً على أعْمالهم ؛ حُشَِر يوم القِيامة في زُمْرتِهم ، فحوسِب بحِسابهم ، وإن لمْ يَعْمل أعْمالهم”

“如果有谁因善行而喜欢一个群体,末日审判那一天他就以该群体的身份复活,他将得到的报酬或惩罚就按照该群体该得的分量来判定。不管他曾经未犯过什么罪,只要该群体犯过的,他也同样受罚”。因此我们要保持警惕,要晓得跟自己来往的任何人的身份和来处!

有时,针对某些物体的过分和不相称爱情也是属于非认可性爱清。比如,过度的饮食(也叫暴饮暴食)是属于“شَهْوَة البَطن”,大肚之欲;喜欢财产的人叫“حرْص المال”,这种人的满足感远远超越底线,因此属于非认可性爱情。

财富和财产都是过渡的。尤努斯.埃姆雷在一句诗歌中言到:

财富和财产的拥有者,

你的原本主人在何处。

财产是虚,财富也是,

你更存在相等的谬误。

诗歌的意思多么好听,相当于训诫,且用几个短短的词语表达了中心思想:“财富和财产皆是虚假的,你若不信,那你的心瞒着谬误;到后来你也会后悔的”。

“حُبّ جاهَه”是指地位和权力之恋。

伊斯兰中名号是不能追求的,只能追求于真主从而努力去完成。

曾经伊玛目.阿扎木先生被求至当法官,但是他自己没有答应。这种地位是不能追求的。

“حُبّ رِياسَة”,首位之恋也是不能追求的。穆圣在圣训.谢里夫中指出:

“领导十个或以上人群的任何一个个体,不管他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末日审判那一天他的双手正如罪犯被绑起来;如果他在领导过程中公正无私,那么他的双手被松开;如果凭借权力和地位而办事贪心,利己损人,那么他的后果按罪上加罪而归入地狱”。

因此,大家要注意分清楚哪个是属于认可性,哪个则是属于不可认可性爱情。

我们以上所述的都是属于人生中常见的,不可避免的乐观和客观性爱情。随时随地可以呈现。它们都不是今世的主要宗旨;它们是过渡的,是一种空虚的梦想。真主之爱才是真正的爱情。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理解到。要是真的想理解这种情缘,那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有时你不管怎么去解释,有些人确实听不懂,因为涉及到该人的闯练程度,一个人的完美成熟确实不容易啊!古兰经第20章第8节中指令:

“الله لا إله إلا هو، له الأسماء الحسنى”

“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他有许多最美的名号”。

我们为什么要喜欢一个人或一个物体?难道不是因为其美妙的名号吗?

最美妙的名号全归真主。此经文告诉我们,有智能的任何人也能立马看出,最值得爱和崇拜的才是真主,因为万物的精华和最美一点全归真主,他才是真正的主人。

长辈们曾经将爱情分为两种:

一种是真实爱情,另一种是隐喻性爱情。

真实爱情是指真主之爱。其余的都属于过渡性,比如有些人相亲相爱,到后头因各种原因感到后悔,甚至成为反目成仇,最后摆脱法院来解决。

正如所言,真实的爱情往往是归属于主人的;最美的名号,最美的赞颂全归真主,既是万物之主,当然我们无法想象他。

古兰经第42章11节中指令:“ليْس كَمِثْلهِ شيْئ”,“任何物不似像他”!当我们描述一个人或物体的美丽时用一些形容词,比如美如玫瑰,美如冠玉,美滋滋,美景良辰,甜言美语等。

有的民间诗人将自己的恋人比喻成乳白。

还有的人将比喻成“嘴巴流出甜言美语”。

轮到真主时,这种描述根本没用,因为他是独一无二,没有能与之相比的物体。

古兰经第16章74节中指令:“فلا تَضْرِبوا ِلله الأمْثال”,“你们不要为真主打比喻”。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晓得真主的成色呢?

虽然对人类而言,直接地想象这位万物创造者是并不可能,但是通过他的名号和行为,金石良言,他所创造的生物以及其行为表现,我们或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正是这些给予我们晓得那种美丽的机会。

由于真主是一切审美的归属者和创造者,因此我们对万物的欣羡感和钟情感最终应归向真主。种种命运,种种感恩,种种赞颂和祝愿都归属于他,这些都是他的酬物。创造天地万物,给花树配备叶子,给花草装配天花;土地上生长的植物,蜜蜂制作的蜂蜜,牛羊生产的奶乳等;皆是归于他。

因此,不管我们喜欢上了什么东西,到头来就是等于喜欢真主的创造物;等于喜欢其珍贵教导或劝告,一个都不例外地统统归于真主。

古兰经第10章第25节中真主承诺:“وَاللَّهُ يَدْعُو إِلَىٰ دَارِ السَّلَامِ وَيَهْدِي مَن يَشَاءُ إِلَىٰ صِرَاطٍ مُّسْتَقِيمٍ”,“真主召人到平安的住宅,并引导其所欲引导的人走上正路”。

诺言终究是诺言,没有背叛的一点。

虽然真主已承诺,但是真正去思考经文的真正意思,真正去感动和应用,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真主之爱极为难得,因此有许多成就的教师和谢赫试图培训自己的学徒将服从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的高规范言语行为。艾西拉甫殴鲁.鲁米曾经言到:

“谢赫们有两种责任”:

  1. 使人们爱上真主。
  2. 使真主爱上人们。

如何使人们才能爱上真主?

通过念诗,赞颂天神,拍摄照片,看电影,介绍和展示真主的金石良言,恩典以及所有创造物等途径,使一个人的喜欢之心可以归向真主。

如何使真主才能爱上人们呢?

谢赫们的第二种责任是使真主爱上人们,这还能敢吗?艾西拉甫殴鲁说:“谢赫们通过使其学徒服从穆圣的良品言行才能实现这第二种责任”。因为“真主喜欢服从于其良品言行的人”,号召整个穆斯林同胞如他的意思而作,违背者则达不到自己的追求。

尤努斯,毛拉纳,艾西拉甫殴鲁等人已达到了自己的追求,真主之爱。我特别喜欢艾西拉甫殴鲁的此句诗歌:

拜祷真主别让俺与你鲽离鹣背,

别让俺分离与你的完美无疵。

万鱼生死牵涉于水,

拜祷别使它两吃亏。

钟情于主人是俺的信念,

拜祷你别让俺舍弃伊曼。

艾西拉甫殴鲁是你谦逊之徒,

拜祷别让奴婢偏离你的正道

每一句反映着多大的情缘啊!尤努斯也曾言到:

无论我丧命丧生,

骨灰飘荡于天空,

灵魂却向来呼啸,

俺还是奢望主人。

尽管他尸体被焚烧,化成骨灰,飘洒于空中,零零落落的;每个骨灰粒子仍呼啸“主人啊!我需要你”。

虽说尤努斯已死的,已祝愿送葬的,

死的只属人体,情人却属于永生者。

多么生动的语句啊!

الصّلاة والسّلام عليك يا رسول الله,الصّلاة والسّلام عليك يا حبيب الله!

亲爱的真主和使者啊,祈祷和平安都归于你们!(伊斯兰中有人去世时念的祈祷祝愿语之一)。

“穆斯林群众啊,曾经有一人叫尤努斯,他现在何处?”

“إنّا ِلله وإنا إليه راجعون ”,“我们终究归于真主,他已去世了”。

“仍然,他没有死,因为情人永不死亡”。

古兰经第29章第64节中指令:

“وَمَا هَذِهِ الْحَيَاةُ الدُّنْيَا إِلَّا لَهْوٌ وَلَعِبٌ ،وَإِنَّ الدَّارَ الْآخِرَةَ لَهِيَ الْحَيَوَانُ ، لَوْ كَانُوا يَعْلَمُونَ ”

“这种今世生活生活,只是娱乐和游戏;后世住宅住宅,确是充满生活的.倘若他们知道......”

死的只是人的生命,“物质性生命可以死”。由于尤努斯是诗家和作者,因此他用词比较机智,其实他想表达“生命可以死,人却是永生者!”,“人只要瞒着真主之恋的心,他就不会死亡”。

尤努斯到底死没死啊?

他的名声和事迹在我们心目中仍然活着。灵魂本来就是活的,只是很多人想不通,原因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暂时配不上,没有成熟。

“شمّة مِنْ معْرفة الله خير مِنْ الدّنْيا وما فيها”,“人类心目中与真主有关的任何好奇心,哪怕是一点点智慧,一点点悟性,一点点理解力,一点点感觉或直觉,一点点真主之观.....统统胜过世上任何东西”。真主之观来自于真主之爱,人们通过觉悟和意识才能爱真主。

有一位诗家曾经言到:

主人啊,你富有恩典和征服力,

恩典和征服力却令人安心乐意。

不管赢得多大的尊严之痛,

还是赢得你华丽名声之乐。

痛和乐皆让人调神畅情,欢喜,

恩典和征服力却令人安心乐意。

“主人啊!不管我赢得多大的悲痛欲绝作为惩罚,或者赢得调神畅情最为报酬”:

皆是令我欢喜,

不管是花是刺。

不管穿得破衣烂衫或耀眼华丽,

恩典和征服力却令人安心乐意。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人若试图喜欢真主,就得全神贯注并舍得其任何东西。这种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只有真主最高尚,最成熟的奴婢才能拥有。人一旦达到成熟的程度,就能掌握此种感觉并陷入其中。

当然,达到这种程度必须具备几个条件,其中之一是对主人的顺从。

人若背叛其主人,主人会爱他吗?

二是伊曼或信念!没有伊曼即得不到真主之爱,又得不到真主之观。结果都成为虚假的梦想,游戏和娱乐!

三是道德。人若傲慢无礼,同样得不到真主之爱。正如父母不喜欢无礼的孩子,主人也不喜欢无礼的奴婢。

德容兼备是属真主的赏赐,

佩戴此冠并解脱天灾人祸。

求学是次等因素,重要的是道德!

有许多种爱情关联于真主之爱,当一个人喜欢真主时,不知不觉中就陷入其它的必要性爱情之中。得到真主之爱的人自然会喜欢其使者,这就叫使者之爱。有许多相关的经文和圣训证明它同样是很重要的。

当年有许多多神教徒抓住了一个人,荒野中进行拷问,都手持刀剑,其中有人问他:

“你看,整个这些都是你跟随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的后果。要是你不信赖他,我们能捕获并杀死他多好啊。你又能与家人和孩子在一起,多温暖啊。我们现在打算要你的命。要是死的不是你而是他多好”。

那个人则说了什么?

“不!我以真主的名字誓言,我不允许连一根刺都伤害他的身体!你们会抓不了他并进行酷刑的,我愿意为他而舍得生命”。

有些人确实如此地爱穆圣,战场上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庇护了穆圣。

这种爱情值得要拥有!

有一次,穆圣叹气地说:“如果能与同胞们相遇多好啊!”

这句引起了周围许多萨哈拜.克莱姆的注意力,他们纷纷问:

“使者呀!难道我们不算是你同胞吗?”

穆圣回答说:“不,你们都是我的萨哈拜,我刚说的同胞指的是,等我走了之后接下来的日子里生活的人们,也就是说没有见过我面目的情况下追随于我的人们,他们才是我的同胞”。

世纪以来,他一直爱我们,我们同样爱他。因为他是真主的爱人,真主的使者。真主之爱为终点目标,我们要爱穆罕穆德(愿主赐之福安)。

伊卜尼.阿巴斯传述的一则圣训.谢里夫中指令:

“أَحِبّوا الله لِما يَغِذوكم بِه مِنْ نِعمِه و أَحِبّوني بِحُبّ الله و أَحِبّوا أَهْل بيتي بِحُبّي”,“你们要思考真主赐予你们的恩典,并爱真主!以真主之爱的津梁,你们也要爱我!以爱我的津梁,你们要爱我的同胞”。

爱真主的人同样爱穆圣。

又一则圣训.谢里夫中如此表达:

人们问穆圣:“使者啊,什么叫伊曼?你亲自给我们解释一下”。

穆圣回答说:“أَنْ يَكُونَ اللَّهُ وَرَسُولُهُ أَحَبَّ إِلَيْهِ مِمَّا سِوَاهُمَا”,“一个人心中针对真主和其使者的爱情比其它任何东西的爱情更加高几档时,这才叫伊曼”。

凡是爱真主的人同样满足于自身命运,投奔于真理。

圣训.谢里夫中指令:

“مَنْ أَحَبَّ لِقَاءَ اللَّهِ أَحَبَّ اللَّهُ لِقَاءهُ وَمَنْ كَرِهَ لِقَاءَ اللَّهِ كَرِهَ اللَّهُ لِقَاءهُ ”,“谁若乐于趋近真主,真主同样乐于趋近他,爱他;谁若厌倦趋近于真主,真主同样厌倦趋近于他,不爱他”,他要依据每个人的感觉。

伟大真主说:

“أَنَا عِنْدَ ظَنِّ عَبْدِي بِي”,“我要依据人们对我的感情”。

“مَنْ أَحَبَّ أَنْ يَعْلَمَ مَا لَهُ عِنْدَ اللهِ عَزَّ وَجَلَّ ؛ فَلْيَعْلَمْ مَا لِلَّهِ عِنْدَهُ ”,“如果一个人想知道自己在真主心目的地位和名声有多大,那就先看看真主在他心目中的名声有多大”。一个人对其主人的举动,信赖程度,忠诚等因素决定了他在其主人心目中的地位。

毛拉纳.贾拉勒丁.鲁米在其诗歌中言到:

你听有人用笛声表达其心愿,

既然不是愿而是离别的抱怨。

自从夺走我的笛子加上离家之苦,

遍地人们为我悲哀而感到堕泪。

使用笛子时一般用动词“吹”,而不是用动词“唱”。笛子一旦吹出来,从它的地段部分滴出水来。

笛声不属吹气和空气却属兴趣,

谁若不存在此兴趣那算没乐趣。

我们难道比不上笛子吗?由一根竹管做成的,里面去节中空成内膛的,管身上开有几个孔的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们还能比不上?

“谁若没有对其的兴趣,这种人没有乐趣!”

那种兴趣是为何啊?

因为作者非常思念自己的家乡;想念那里,想去那里。每个人都应该如此,时刻回忆“俺是真主的奴婢”,并渴望去相见真主。

我们应准备筹集一个巨大的爱情总动员!

我们要学会怎么去献爱,并教导自己的孩子!

我们要用父母之爱指导自己的孩子从而使他们成为懂得,理解和意识到真爱的一代!

我们要以值得去爱的形式生活!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句都能要引起人们和主人的喜欢和喜悦!

我们要是不知道怎么去赢得人家的爱,那就得学学怎么去爱别人。

我们要晓得或者学习怎么去表达甜言美语!

我们要试图得到真主之爱,真主之念。这不像梦幻,也不像穆斯林的配件之物;它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处于人心的最底部,正如壁炉里的火焰;它是能量的来源,生活的最基本基础。既然如此,我们要努力去拥有它。

我们要像尤努斯.埃姆雷,毛拉纳,艾西拉甫殴鲁.鲁米一样。

我们作为穆斯林兄弟要相爱彼此,相亲彼此;挨近彼此,感激彼此,辅助彼此。

同样,为了这一崇高的目标,我们要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抱成一团。

我们要建成献爱组织!


* 此文章基于教授.博士.麻赫穆德.埃萨德.桌善(愿主喜悦他)在1997年3月15日德国慕尼黑市举行的交流会上发言的稿子。

文章 “Sevgi ve Kardeşlik” Prof. Dr. M. Es'ad Coşan (R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