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教训,一首诗:该爱谁,爱什么?*

真主赐予人类的情态中,释爱是最惬意的,最令人愉快一个。人类通过相爱使自己的内界和外界更加五彩缤纷,生动活泼,意义深长。失去这种恩赐的人们则面色忧郁,愁眉不展,心满黑暗。这种人总是给周围添麻烦,用其谗言佞语和败德辱行伤害他人。人若没有开发其热爱感情,且不知道怎么去热爱,这才是最大的流失。

其他语言的翻译版

教授.博士.麻赫穆德.埃萨德.桌善(愿主喜悦他)

真主赐予人类的情态中,释爱是最惬意的,最令人愉快一个。人类通过相爱使自己的内界和外界更加五彩缤纷,生动活泼,意义深长。失去这种恩赐的人们则面色忧郁,愁眉不展,心满黑暗。这种人总是给周围添麻烦,用其谗言佞语和败德辱行伤害他人。人若没有开发其热爱感情,且不知道怎么去热爱,这才是最大的流失。

人们为了其身体的发展和强壮,往往试图服用更好的和更有营养价值的食品,比如饮用开食欲糖浆或者维生素丸等;为自身健康而寻找新鲜空气和阳光,有时去度假,有时做不同的运动。为了达到相等甚至比它更高几档旨意,人们应该要探索更多能够发展和加强他们精神方向的治疗办法并采用。灵魂的健康,和平与安宁等问题上,首屈一指的治疗方法无疑是“热爱”。为了发扬热爱感情,我们必须要努力奋斗,付出更多的代价。因为今世中的幸福和后世中的安心,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种感情。

就从小时候起,我们要经过父母情,兄弟情等正当爱情加上玩具,花束.....等阳性因素的作用,使热爱感情必须得唤醒,培养和发展起来。这种感情比教育,知识还高一档并能带来更多好的结局。因为单纯的知识使人们变得傲慢和自私。因此,富祖里言到:

爱情等于世上存在的万物,

知识仅仅是一道流言蜚语。1

我们的教育系统与这种现实没能保持一致,因此如今的年轻人变得性情乖戾,脾气暴躁,粗心大意。因为他们在学校里没能学到热爱感情,而是学了一些固执,叛逆,仇恨,自私,发飙和骄傲等歪曲和残废的感情;电影院,广播,电视,报纸和杂志等信息媒体中被倡导了打架,排斥,破坏,对抗和作对等乐观因素。

任何爱情是属认可性的吗?毫无疑问答案是不!任何一个人不能完全确认,玩赌博,进行非法性关系,追求钱财,地位和荣誉.....等错误行为和类似的兴趣爱好能带来好结果。竟然如此,热爱感情必须得控制,并引导至更美妙和合理的事情当中。在此地,我们会遇到这一问题:难道要爱谁,要爱什么?

一首民歌唱到:“说爱就要爱一个美妙的东西,从而避免因丑陋而折磨自己”。因此,人们要寻找或选择美妙的东西去爱。

最好,最适合的代表无疑是整个美妙的创造者,归属者,发明者,创始者---安拉(荣耀归于祂)。世界上,肉眼观赏的和人心倾向的整个绚丽多彩,精致美妙,通通属于他的著作。他将肉眼没能观赏的,耳朵没能听闻的,任何人都没能想象到的真正精致美妙留到后世去。等到真主在天堂里将其精致美妙展示给他最出色的奴隶时,他们才能意识到什么叫美妙,什么叫真正的完美无瑕。

最高尚的人心因此时的梦想和其主人的别致美妙而感到如痴似醉,欣喜若狂。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其余的爱情则等于发展热爱感情过程中的一次练习,或者达到原本爱情过程中的一个阶段。神秘学家将原本爱情称为“真实爱情”,人们倾向的其它爱情称为“隐喻性爱情”。尤努斯.埃姆雷如此闻名于世,是因为他对真主的真实爱情。毛拉纳.贾拉勒丁如此潮气蓬勃也正是因为此原因。富祖里因真实爱情而得到休声美誉,他言到:

医师啊!俺已成爱情狂人且不求你的救药,

你的药将是俺的死命,真主才是俺的救药。2

艾西拉甫殴鲁也曾言到:

钟情于主人是俺的信念,

拜祷你别让俺舍弃伊曼。3

拥有真实爱情和热爱其主人的人多么幸福啊!

亲爱的各位读者,愿你把握并拥有此爱。因为会见真主的方法以及人类的心欲多如牛毛。且其中最捷径之一是真主之爱。

你若喝一口真主之爱,

绝不会再次饥渴悲哀。4

来自埃尔祖鲁姆的伊布拉欣言到:

主人啊你的存在使我安心无痕,

你是俺的一见钟情,情衷伊人。

你是俺万病的及时雨,

使俺的病情不药而愈。

世人若成敌俺决不操心,

你的存在使俺壮志雄心。

俺若欢欣鼓舞还是处境堪忧,

你便成平和姿态的良师诤友。

俺的心已归功于万物之星,

因为你原本就是梦中情圣。

不管俺豪言壮语或沉思默想,

你总成心中的美玉无瑕偶像。

鞠躬投奔于你的内心均属实锐敏,

统统无法拒绝自对你的承认动心。5


脚注:

*社论4:伊斯兰杂志社论,伊斯坦布尔:瑟尔韦通讯,2016年,第159-162页。

1卡拉翰,“富祖里”,第300页。

2富祖里诗集释义,第一章,第304页。

3艾西拉甫殴鲁.鲁米诗集,第374页。

4阿里夫.尼哈特.阿斯亚,“全集诗”:第一章,第218页。

5来自埃尔祖鲁姆的伊布拉欣.哈克,“诗集”,第342页。

文章 “Bir Öğüt-Bir Şiir: Neyi, Kimi Sevmeli?*” Prof. Dr. M. Es'ad Coşan (Rh.a.)